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佚名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更新时间:2013-03-24 19:20:16字数:4349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题记,摘自柳永《雨霖铃》
  
  一
  一切都仿若昨日。
  到处都是大火,劈劈啪啪地燃烧着,跳跃的火焰,灼人得就像梦境一般。
  女孩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步艰难都走过地上惊悸的焦黑的尸体。眼神空洞,她没有去看地上那些还在垂死挣扎的肢体,只是任由自己漫无目的地走着。
  什么都没有了……爹,娘,大家都死了……
  为什么佛祖不留情,只留下她一个人?她不要……
  一个踉跄,她跪坐在地上,歪头躺了下去。她在笑,流着泪在笑。
  睡吧睡吧,什么都不要想了……
  什么在召唤着她,她想就听从那个声音永远地睡下去。所以,她跟她想像的一样,闭上了眼睛。
  反正爱她的人都死了,再没有谁怜悯她,没有谁来救赎她……如果她消失了,也没有人会在意的吧……
  头顶上有什么人的影子投下来,女孩似乎感觉到了,眼睑动了动,睁开了双眼。
  这是她第一次遇见他。面前的男子见她醒来,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容,好像得救了的不是她,而是他一样。但是即使那样,他的脸上,始终有化不开的哀伤。
  他在充满了血腥的大地上缓缓地抱起了她,如同神佛拯救苍生。然后,他温柔地对她说:
  从现在开始,你就叫,血泪吧。
  
  二
  血泪,血泪啊……
  她讨厌这个名字,那是一种隐含着痛苦和悲伤的代号。她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
  于是,在一起生活,亦或者一起横剑江湖的十几年里,她不断地问男子这个名字的来由。但是他总是微笑,突然风马牛不相及地冒出一句:我想你,还是多练会儿剑吧。
  这样的话,她就会嘟着嘴,很不请愿地去练剑。面前这个淡然的男子,那个称之为“义父”的男子,是世上唯一证明她存在的人,她不想拂逆他。
  可是,记忆中的那一幕,是怎么也磨灭不了的。
  那一年,她刚摇身为窈窕淑女,而他,早已踏步江湖十余载。
  她正在竹林里练剑,一招一式都比划得很认真,只因为他说过,要傲视天下,绝对不能靠 佛祖,仅能凭自身。一切都是残酷的,这她一直都明白,也深切地体会与感受过。
  不过,他也曾经说过,有一种情,是世间最美的……
  那时,他站在月下竹林的另一头,背对着她。他在失神地看一块玉佩,通体晶莹,上面雕刻了什么字。
  她一时玩心大起,收起剑,躲在竹后偷偷地看他,想看他手中是怎样的一个宝贝。但不幸的是,作为一个武林高手,他转过身,赫然发现了她。
  她有些害怕,莫名的害怕。她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一向和蔼的义父她会有害怕的感觉,只是在他发觉她的一瞬间,她突然有想要逃跑的冲动。可是脚似乎在地上扎了根,迈不开去,她只有停在原地,一脸窘迫不安。
  他笑了笑,比以往的笑无力些。尽管竭尽全力想要掩盖些什么,眼角的一丝闪亮,她还是看见了。而且,在他回头瞧见她的时候,他一边在掌上隐去的玉佩上楷书的字,她还是眼尖地捕捉到了。
  上面仅仅只有两个字,应该是人名:
  “晓月”
  他冲她招招手,让她过来陪他说说话,并没有怪罪她,因此她也胆大地过去了。
  微风轻轻地拂过面颊,带动起几缕发丝,这一刻的他,显得异常苍老。
  至少,在她的眼中,他给她的是这么一种感觉……
  长久的沉默,他叫她来陪他说话,可是他却没有开口。
  于是,她只有无奈地没话找话,又谈起了她的名字“血泪”的含义。可是刚说完,她就后悔了。他的脸色愈发黯然,她有些不知所措。
  蓦然想起刚刚恰巧看见的他的玉佩上的两个字,她想要安慰他,同样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便故作轻松地埋怨说:晓月这个名字不是挺好的嘛,为什么当时就不给她取这个名字呢?
  他身子一僵,无尽的悲哀从眼瞳中流露出。抬头,他望着空中快要被旭日所替代的月,呢喃道,不知道是否是自言自语,只是她听见了。语调和声音,缥缈得有些残缺。
  晓风,残月呵……
  
  三
  后来发生的一些事,就模糊一片,记不真切了。
  不过,有一些人或事,她想就算到她临死前一刻,她也还会记得的……
  长大的她一直都知道他的名字,残风,就像她知道江湖上有一大侠客叫断情一般。
  江湖上,寥寥有几人清楚侠客断情的真实身份,而她,有有幸得成为了其中之一。其实,从她自火中被救赎的时候,她就注定会认识他的,而且还不仅仅是认识。
  再后来的一天晚上,他很反常,莫名其妙地让她陪他散步,当然,是带着剑的。
  那一天,依旧是晓风残月,他,也依旧有一个淡淡的忧伤的笑容。
  寂静的西湖旁,走了一会儿,他突然停下脚步,板起脸严肃地对她说,他有一天会离开, 可能是明天,可能更久一些,到时候就要血泪一个人保护好自己了。
  顿了顿脚步,她疑惑于他的话语,更多的是惶恐,隐隐约约地觉得,他说的话总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眼光突然柔和了起来,他不舍地说,有什么想问的想说的,就现在都说出来吧,只怕以后是没这个机会了。
  有什么念头突然在大脑中浮现,她向后退了一步,生气得大声质问她,既然知道终有一天将离开,当时有是因为什么而步入江湖,成为侠客的。
  他垂下了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忽地抬头,他笑得迷离,眼神飘忽不定,仿佛是沉浸在了自己的回想中:
  那是跟一个最重要的人的一个约定,成为侠客也是那个人的一个梦想,现在这已成为现实,他只是想悄悄地退出,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只要所有人还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或者把他当成一个虚设的神话,他都没有意见。放了他吧,他太累了……
  说完这段话,他头后仰,似乎很舒坦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再次睁眼时,他突然笑了出来,却显得更加落寞:
  断情,断情啊,最终还是斩不断,那其实早就微乎其微的情丝啊……
  她想哭,她想对着他满腹的柔情和凄苦流泪。她为义父不值,可是又羡慕那个被爱的女子,而那个女子是谁,或许已经有了答案,她却没有必要去知道,也不想去知道。
  她似乎有些明白了,他很久以前说的那种世间最美的情……
  恍惚觉得,有人在温柔地摸她的头,就像是爹对女儿的那样。抬头看,她看见他站在面前,怜爱地说:
  有的时候,你真的很像她……
  她知道的,他看她的时候,其实真正看的并不是她。他深邃地注视着,透过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在看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他的红颜。
  
  四
  没想到他的话,这么快就灵验了。
  当第二天的阳光洒满木屋,而一切都已空荡荡的时候,她才恍然明白一切。慌忙地跑出去找,竹林,西湖,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莫非……
  她突然记起昨晚他对她说的话:
  ——那是跟一个最重要的人的一个约定,成为侠客也是那个人的一个梦想,现在这已成为现实,我只是想悄悄地退出,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只要所有人还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或者把曾经的叱咤风云的下课当成一个虚设的神话,我都没有意见。放了我吧,我已经太累了……
  ——断情,断情啊,最终还是斩不断,那其实早就微乎其微的情丝啊……
  不会……是那样的吧。她惊慌失措的往竹林下跑,她还记得,他说那里是他最重要的人的坟墓,她绝对不能去那里,而他,最终会和那人在一起……
  他一直都知晓的,她不会拂逆他的话不是吗?
  竹林下真的有一块碑,刻了几个字,经过风雨的洗礼,已经辨不清了。
  残损的碑下,显眼的一滩血迹,那红仿佛怒放的莲,和胜雪的白衣,凌乱地纠缠不息。谁的衣摆在风中飘舞,露出下面的一块刻字的玉佩。
  义父啊,你真的很傻,可是也很幸福……你知道吗?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滩坐在地上,合上眼喃喃自语。
  碧蓝的苍穹中传来几声鸟鸣,她听见了,也看见了,她一直眷恋着的比翼双飞。
  只不过,救赎与被救赎者,好像,已经颠倒……
  
  五
  结果,残风在天地间消失了,但断情,却一直仍存立于世间。
  “他”依旧行侠仗义,依旧锄强扶弱,只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个人并不是之前的断情了。他们也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扮演他,也不知道她究竟是谁。
  她并没有做什么,她仅仅是舍弃了“血泪”这个名字,而改用了“断情”。她觉得这个名字很配她,因为她认为她不配有情。她现在,只要能够祝福就好……
  既然,他选择了以他的方式长相厮守,那么,就由她来延续他和那个人的梦想吧,同时,也继续她的晓风残月……
  偶尔她也会想念他,推开窗,看早晨将要消逝的月,听哀愁的风。那时,她就会幻想他和那个人在哪里,过得好不好,诸如此类的。
  至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种情,已经无撼了……
  她选择以断情之名在月夜时开始她的江湖,因为他,她也开始喜欢起西湖边的晓风残月。
  薄如蝉翼的剑身犯着银光,她看着一个有一个的恶徒在她面前弃剑而逃又或是跪地求饶,然后有人不怕死的问,她究竟是谁。
  她放下剑,迷离地望天上的月亮,数着月上的桂花树。
  是啊,她究竟是谁呢?血泪的话,已经死了……
  微微张开唇,她轻轻地吟诵出口: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天边一道银光闪过,她分明地看见,有一对男女在朝她微笑。男的很眼熟,笑得就和当年在大火中救出她时的笑一样,而女子,腰间挂了一块如月的玉佩。
  他们笑,她也笑,但是她也知道她无法成为天上的星。在她断绝她的红尘的时候,她就已经犯下了太多的罪孽。
  她静静地看着天,有一种很羡慕的感觉流淌全身。她看着他们欢笑,看他们冲她挥手,盘旋在空中,渐渐得化做风和月,于是——
  永不分离……
  而她,在地上举剑完成她的使命,再——
  支离破碎……
  
  —END—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小兵物语 下一篇:薤露

优秀作品推荐

  • 千门之门

    从《憨侠》到《侠之歪者》,再到对“智侠”的全新创造,方白羽的每一部武侠作品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从《千门公子》到《千门之门》,...

  • 换日箭

    许漠洋隐身滇北,收养孤儿小弦。后被卷入媚云教与擒天堡的恩怨之中,小弦更被掳往擒天堡。三香阁外,林青背负的偷天弓突然鸣响;擒天堡...

  • 武陵春

    武陵春

  • 江南雪

    江南雪

  • 新蜀山剑侠传续

    新蜀山剑侠传续

  • 小鬼大赢家

    小鬼大赢家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