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刘进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刘进更新时间:2013-03-24 19:26:23字数:3455

    卖刀削面的老汉被走过来的两个人给吓住了。
   
    两人都背着钢刀。刀无鞘,刀身反射出的光,惨白耀眼,像是要随时弹出来,把某个人砍翻在地。他俩面色木然,一前一后,动作整齐划一地朝这边走过来。其实也没做什么、说什么,可老汉的心却始终"格登格登"跳个不停。都快七十的人了,还是这么不醒事。老汉想想觉得有些难为情。自己到底在怕什么呢?怕那刀锋么?
   
    "这儿不错。"年长的一人环顾四周,对同伴道。老汉想,这里有什么不错的?这是条羊肠小道,往东走两里可以上大路,再走三里可进入城内。往西走一段,离开小道折入树林,翻过一个山头就是自己的家。在这荒僻路上,两边尽是半人高的茅草和荆棘。惟一不错的,便是这身后的大树,枝繁叶茂。每次回家的时候,自己都要在树下歇一歇。
   
    "老大,那狗娘养的会来么?"另一人问道。"此处是必经之路。老鹰的消息不会有误的。老二你机灵点。"老大道:"格老子的,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老二忽然呵呵大笑,老大也跟着微笑起来。老汉也笑了。他突然明白,自己刚才其实是怕两人那木雕一般的神情,冷冷地让人心里好不别扭。如今他们笑了,让老汉觉得很亲切。"老汉,来两碗面。"老二说道。他是个中年人,嗓门很大。老汉本来想说自己已经收摊不卖了,但不知为何还是解开了担子,把炉门打开,好让火快些升起来。老二也不客气,把担子上的两张长条凳抽了出来,和老大一人一张,坐在旁边候着。老二坐的长条凳有些不稳,前后晃悠。他站起身来,伸脚把凳子一挑,长凳"唰"地竖起。他抽出刀来,老汉只觉眼前白光一闪,凳子腿已被切下了薄薄的一片,那刀又回到了老二的背上。老二坐下,拍了拍长凳,这下平稳了。老汉心想:乖乖,跟切豆腐一样。他按了按胸口,心又"嘭嘭"地狂跳起来。
   
    "老二,你把老人家吓坏了。"老大说。老二抓了抓头,"嘿嘿"一笑:"俺这人粗野惯了,您老别介意。"老汉连忙摆摆手,表示不介意,却说不出话来。他心里羞愧着,自己白活了几十年了,什么没见过,今日这是怎么了?
   
    "老人家今年贵庚?"老大问道。"六十有七了。"老汉一边回答,一边把担子里的面团拿出来,在案板上揉着。"长我两岁,我得叫一声老哥了。"老大笑了起来。老汉心存感激,思忖着:这老大挺和善的,为人也健谈。人家那么好的本事,还喊自己老哥,弄得人暖融融的。
   
    "不瞒您说,"老汉一放轻松,话便多了起来,"我先前还以为你俩是打家劫舍的呢。"两人仰天大笑起来。老大拍着腿说:"这话倒也不错。不过小户人家我们是从来不沾手的。"老汉也乐了,言道:"那就是侠盗了?跟梁山泊似的。"话音刚落,那两人对视一眼,又笑了起来。
   
    老汉感叹着:"还是你们好啊!都是有武艺的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来去自如。不像我,活了近七十年了,什么苦没吃过?什么难没遇过?总是觉得太艰难。"老大道:"老哥做点小本生意,难道不好么?""不一样的。我揉了几十年的面,时时都要为一家人的温饱计算。处处赔小心,时时受欺凌。有时觉得人就像这面一样,被什么东西揉着捏着,总是由不得自己。"老二道:"你这老头儿,说话倒有趣得紧。"说罢又大笑起来。
   
    "大哥,二哥,什么事这么开心?"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老汉抬眼一瞧,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个标致的女子,白衣素裙,笑语盈盈。老汉心想:这女孩儿长得跟观世音似的,莫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眼看就要抓住那小子了,你说俺跟大哥能不开心么?"老二应道。"惟愿那小子把宝图也带在身上就好。""老鹰说,他带在身上的。"老大冷冷地说。"格老子的,这就好。到时三头对六面,和他较个真章!"老二摸摸拳头,朝空中狠狠打出一掌。
   
    "你们可别吓坏了老人家。"女孩儿轻轻笑着,"给我也来碗面罢。我们吃完,您老赶紧走。"老汉忙点头,觉得这女孩儿心善,和自己的孙女差不多。水开了,一股热气氤氲着,弄得老汉的视线有点模糊。
   
    "不瞒您老,"老汉对老大说,"我今天本要早些回家去的。以往总是在城里卖到天黑才回。"老大点了点头:"确实辛苦,您年纪这么大了,也该在家享享子孙福啦。""前几年兵荒马乱的,儿女们都不在了。好在家里还有个小孙女,下月便要出阁了。"说着,老汉有些激动,一手托着面团,一手拿着铁片,手腕一抖,面皮雪花般一片片飞到锅里。
   
    "恭喜呀,老伯。"女孩儿说。"俺这两年一直在想,"老汉接着说,"虽说家境差些,但总得给孙丫头置办些拿得出手的东西。嫁过去了,便是别家的人,嫁妆差了,怕会被人瞧不起。头虽然盖着,但手上总不能没个镯子吧?您说呢?"老大说:"该有个玉镯子,当年我那女儿出嫁的时候,便是戴的玉镯。""是啊,是啊。"老汉应着,将面从锅中捞起,分到三个碗中。老汉聊得高兴,面揉得有劲道,量又足,加了葱花、蒜末、芝麻,辣子油给得旺旺的,又点了牛肉汤,上好的卤牛肉在碗上码了一圈。"我这卤汤,有十五种香料,别处做不出来的。" "格老子的,辣得过瘾。"老二一头的汗,边吃边赞。"老哥手艺不错。"老大说。"好香!"女孩儿道。老汉不动声色地听着,腰板挺得笔直,手指掰得"叭叭"响,心里美滋滋的。做了几十年的牛肉面,能让这些见过大世面的江湖人夸着、赞着,知足了。
   
    老大吃完,抹了抹嘴,从腰间摸出银袋来,问道:"老哥,多少钱?"老汉笑了,摇摇手:"不要,一文都不要。""这如何使得呢?"老大把钱往老汉手里直塞。"不瞒您说,"老汉按住老大的手,说道,"我孙女下月初八就出阁了。我这面也不再卖了,我等着靠孙女婿吃香的、喝辣的,我还等着抱重外孙呢。老了,该享享福了。" "看来我们能吃上老伯您这碗面,倒也是缘分。"女孩儿道,"不如下月初八,我们都到老伯家中叨扰一番,讨杯喜酒如何?""好啊。"老汉喜不自胜,"像你们这等高人,平常想请还请不来哩。"老大对老二道:"一起去喝杯喜酒如何?"老二一拍大腿:"妙啊,这些年都没喝过喜酒了。待今日事情一了,也该找个机会乐呵乐呵。"老大又对女孩儿笑道:"这贺礼之事,便要麻烦小妹了。"女孩儿笑道:"这个自然。"老汉还欲再说些什么,只见那老大神色突变,疑道:"似乎有人过来。"老二听得此言,伏在地上,用耳贴着地面,随即道:"一人一马。"接着,那女孩儿身形宛若飞鸟,凌空拔起,一跃便到了大树的顶尖上。她手搭凉棚,望了片刻,跳下来说道:"是老鹰。"老汉情知有事,便默不做声地在一旁收拾担子。
   
    老鹰骨瘦如柴,一双眼刀锋般锐利。他一下马,三人便围上来,七嘴八舌地低声问道:"那小子会来吧。"老鹰舔了舔嘴唇道:"在路上呢,要不了半个时辰便到。"三人欣喜万分,老大道:"苍天有眼,那小子偷去的宝图,终于可以失而复得了!""不过,他不是一个人!"老鹰又道,"他和慕容升在一起。"三人顿时愕然。
   
    中年人愤然道:"这小子居然投靠了慕容山庄!"女孩儿忧道:"慕容升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老大道:"若让人知道我们与慕容升交手,便是公然与整个慕容山庄为敌。"老二急火攻心,大吼道:"我可不愿就此将那小子放过了。"老大抚着下巴,沉思道:"眼下只有暗中偷袭,一举杀人、灭口、夺图,方有胜算。"言罢,四人一起转身,看着那卖刀削面的老汉。
   
    那边,老汉刚把担子整理好,笑着对众人说:"约往前走一里路程,穿过左边的林子,翻过山头,便是梁家庄,找卖刀削面的梁老汉即可。到时候记得来啊!"说罢,便挑担离去。老大向老鹰使个眼色,老鹰转身向老汉走去。另三人继续站在原处。
   
    "太阳要下山了。"老大说。"格老子的……"老二没来由地骂了一句。女孩儿没说话。后面传来扁担掉在地上的声音。另一声惨叫未来得及发出,便被阻断了。跟着是什么东西断掉的脆响。
   
    "别弄脏了衣服。"老大说。一会儿,老鹰抱了几件衣服过来递给老大,然后转过身,扛着什么东西扔到草丛中去了。"小心藏好了。"女孩儿说。老大换上衣服,觉得有什么东西梗在胸口,硬硬的硌得难受。摸出来一看,是个红绸小包,打开红绸,里面还裹着一层细棉布,再打开,是一只玉镯。老大想,这玉镯该当是老汉送给孙女儿做嫁妆的吧。
   
    "这老汉,格老子的……"那边女孩儿把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装做卖刀削面的帮手,坐在炉门旁,用扇子给炉门扇着风。中年人和老鹰将刀藏在担子里,扮成食客,坐在长凳上等候。老大走过去,到案板前站好,揉面。多年没做这事了,手法不免有点生疏,猛然间忆起老汉的话来。
   
    "有时觉得人就像这面一样,被什么东西揉着捏着,总是由不得自己的……"(题图 安玉民 责任编辑 吴 帆)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迎风一刀切 下一篇:云烟过雨

优秀作品推荐

  • 湘妃剑

    《湘妃剑》是古龙先生1960年创作的武侠小说,是古龙早期作品之一,通过男主角仇恕为父报仇的故事,描写众多江湖人物微妙而复杂的内心情...

  • 边城刀声

    《边城刀声》为古龙构思、丁情代笔的作品,多列为古龙作品,然属伪作。1986年6月万盛出版。本书内容属于《边城浪子》的续集,与《边城浪...

  • 破浪锥

    破浪锥

  • 剑气侠虹

    明永乐八年,两个孤独的孩子-----苏探晴和顾凌云相逢于一座荒山破庙之内.因缘际会中,他们救下了天下第一杀手杯承丈,却意外得知,杯承...

  • 惊杀局

    惊杀局

  • 胭脂结

    胭脂结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