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黄金明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黄金明更新时间:2013-03-24 19:30:40字数:9667

    一粉郎君听说"紫衫神捕"顾盼要来抓他,决定逃亡。
   
    粉郎君是江浙一带臭名昭著的采花贼,毁了无数黄花闺女的清白。他狡诈如狐,擅长易容术和飞刀,又懂得奇门遁甲,侠客们围剿了他多次都是无功而返。
   
    同伙听说顾盼要来抓他,纷纷对他说,嘿嘿,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你不要跟她客气啦,该小贱人还没有嫁人,说不定你还有机会哩。粉郎君也认为大伙儿说得有道理,但他还是决定逃亡。因为他不想自己的脑袋被竹竿挑着挂在城头上。顾盼是抓贼的专家,手段高强,他可不敢冒这个险。在逃亡之前,大伙儿在杭州最大的夜总会为他设宴饯行,请来本城最好的歌舞团,隆重举行了一场丰富多彩的文艺晚会。粉郎君向狐朋狗党发表了一场长达半个时辰的告别演讲,声泪俱下,听者无不动容。其演讲记录如下(有删节):亲爱的领导,亲爱的来宾,晚上好!(掌声)首先要感谢上级领导给了我这么一个学习和表现的机会。我演讲的题目是《一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江湖美男子是如何被官府鹰犬逼得家破人亡走投无路的》,我粉郎君跟大伙儿相见恨晚,互相勾结,狼狈为奸,采尽天下沉鱼落雁,偷遍人间环肥燕瘦,何等的逍遥快活!(热烈的掌声)但如今不得不隐姓埋名远走高飞了。我可能跑到珠穆朗玛峰挖一个山洞躲起来,每天靠研究佛经消磨光阴,做一个有道高僧;可能逃到东海的一个荒岛上去隐姓埋名,像鲁宾逊一样渴饮朝露饥摘野果,压抑而死;也有可能哪儿都不去,就躲在杭州的市肆之中,先用硫酸毁容,再去农贸市场租一个档口来卖豆腐,娶一个黄脸婆了此残生。(男士格格的咬牙切齿声和女士嘤嘤的啜泣声)总之什么可能都有,顾盼这鹰爪孙太可怕了!这小贱人比沙漠中的蜥蝎更能受苦,比烈火中的邱少云更能忍耐,比希特勒还要残忍,比美蒋特务还要狡猾。为了不泄露行踪,所以请大家不要去找我,找也找不到;也不要给我写信,收到我也不会回信。我要强调的是,万一我不幸失手被擒,也请大家万万不要去营救我,以免造成过多无谓的牺牲,留得青山在,不怕无柴烧……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工作愉快。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
   
    就在晚会进入高潮的时候,"紫衫神捕"顾盼突然杀到!
   
    晚会的高潮是化妆舞会,只见舞厅中烟雾缭绕,灯光闪烁,来宾们个个带着面具,群魔乱舞,根本就认不出谁是粉郎君。敌暗我明,一不小心就会有为国捐躯的危险。顾盼当机立断,一伸手就夺了一个面具戴在脸上。顾盼整日办案,难得上一次舞厅,现在看来是无法找到粉郎君了,索性大跳特跳迪士高!一曲未了,忽听得场中响起了狗吠声——好端端的一个文艺晚会竟响了刺耳的狗叫声,真是怪异之至!刹那间,舞厅中的灯光忽然一齐熄灭,黑暗之中,只听得暗器破空之声大作,此起彼伏。好在顾盼也是老江湖,在灯光熄灭的一瞬间躲入了门后。等她点亮火折子一看,空荡荡的大厅只剩下她一个人,而粉郎君及其同伙早已逃得无影无踪,倒是袖箭、飞刀、燕子镖之类的暗器落了一地,在舞厅的灯光下闪着微光。
   
    那粉郎君狡诈如狐,顾盼一击不中,想再抓他就不容易了。顾盼找来找去,再也找不到任何线索,不禁痛恨上次急于现身,打草惊蛇。顾盼无计可施,只好向男朋友高唱请教,她承认江湖中下九流的东西不如他懂得多一些,因为他以前就是一个下九流的小贼。高唱献计说:粉郎君是一个好色之徒,跑到哪儿都离不开女人。如今你追捕得这么紧,风声鹤唳,他就是色胆包天也不敢顶风作案,但并不等于他没有女人。高唱又问:世上最多女人的地方是哪里?顾盼傻乎乎地乱猜:尼姑庵?修道院?新式女子学堂?听说保姆市场也有不少女人……高唱斥责:蠢笨如牛!本城青衣巷!
   
    诸位有所不知,青衣巷是该城的红灯区,青楼林立,美女如云,整日莺歌燕舞,好不热闹。顾盼脸红到了脖子根,啐道:俺是一个四海闻名的好女孩,又怎会想到这等肮脏之地?她眉头一皱,心生一计:不如你扮成嫖客去青衣巷帮我侦查如何?一有线索马上飞鸽传书!高唱推三阻四:青衣巷我是非常乐意去的,但我正在攻读武术学院散打专业的函授本科,过几天就要考英语四级……顾盼怒道:你不去是不是?那好,等本姑娘浓妆艳抹去青衣巷做生意,那厮一定慕名而来。高唱无奈之下,只好答应顾盼,明天一早就去青衣巷明查暗访。
   
    二高唱为了帮顾盼抓贼,只好去青楼调查。顾盼怕他假公济私,趁机浑水摸鱼,遂跟他约法三章,不管有没有发现粉郎君的行踪,每隔半个时辰就要向她汇报一次。那时没有电话,也没有互联网,最有效的通讯手段是飞鸽传书。任何邮递方式都有遗失的可能,飞鸽传书也不例外。倘若碰上一个神箭手,不要说书信,就是鸽子都有被架上烧烤炉的危险。高唱晃着折扇,提着鸟笼,看上去像一位退休的老伯。幸好他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花,还挺人模狗样的。头戴红花是当时男同志最流行的时尚,好比20世纪80年代的文学青年胸襟上插着三支英雄牌钢笔;又如21世纪的摩登女郎,挂着一个拇指大的手机,用以填补乳沟上的空白。
   
    青衣巷最大的妓院是怡红院,所以高唱直奔而去。鸨母把高唱迎入,手一挥,屏风后走出一队三陪小姐。鸨母满脸堆笑:本院货源充足,品种齐全,物美价廉,丰俭由人。公子看这些如何?都是精挑细选的精品,毫无瑕疵,你瞧,手腕上还拴着合格证哪!凭良心讲,这些女郎都很迷人。但高唱是君子,所以他犹如得道老僧,不为所动,说:我想找这样一位先生——约摸二十五六岁,身高1.7米上下,眉心有一颗红痣,长得像某位电影明星。鸨母一撇嘴:原来你有这个嗜好,可惜本院没有这项业务。高唱以免别人生疑,胡乱点了一个叫米白的小姐,那鸨母脸上露出了蒙娜丽莎般的神秘笑容,掩门而去。
   
    该小姐搔首弄姿,就要宽衣解带。高唱及时阻止了她,要跟她谈论人生和艺术。孰料这正中小姐下怀,她的手袋里放着一本某散文家的《╳╳苦旅》,但高唱对散文不感兴趣,大谈摇滚和诗歌。谈了一会,米白恳求,你去给我买一根绳子可好?高唱不解:买绳子做什么?米白说:供上吊之用!高唱只好闭嘴,以免闹出人命。半个时辰转眼就到,该向顾盼汇报工作了,高唱写道:正在向三陪女了解情况,不小心谈及摇滚和诗歌,差点把她吓死。Over!
   
    很快,顾盼回信了:以何种方式了解?有没有新发现?盼答!Over!
   
    不料,鸽子飞出飞入,引起了米白的警觉,马上小嘴一撅,唿哨示警,冷笑道:果然是鹰爪孙!想找粉郎君的晦气,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只见她双手挖眼,飞腿撩阴,十分阴险狠辣!看来粉郎君确在此处,她便是他的朋党!
   
    高唱本待三拳两脚把那米白打倒在地,好去追捕粉郎君,不料那米白的武功之高出人意料,邪招迭出,拼命缠斗。高唱武功虽然较她为高,但有些怜香惜玉,不忍使出杀手,竟一时难以将她制服。顾盼见高唱久不复信,又放了一只信鸽来催:情况如何,赶快回答!眼看高唱已占了上风,但女朋友的信不能不看。高唱建议:中场稍作休息!米白马上同意,因为这就给了她一个喘息之机。高唱看完了信,一边瞅着米白的动静,一边飞快地磨墨,铺开信纸手执狼毫,要给顾盼写信。米白岂容他去搬取救兵?马上发动攻击!这次,她拔出了两把鸳鸯刀,如暴风骤雨般向高唱攻去,更是威力大增!
   
    高唱好不容易渐占上风,顾盼的信鸽又来了,信上还粘着一根鸡毛,以示万分火急之意,其实还是那句废话:情况如何,赶快回答!高唱只好停下来看信。米白趁机休息,还喝光了两瓶饮料,愈加精神抖擞,继续大战!如此反复多次,依然相持不下,顾盼一共放来了12只信鸽。12只鸽子伫在高唱的肩头,咕咕叫着,场面壮观!米白扔掉双刀,笑得直不起腰肢,说:不打了,我投降啦。瞧瞧你像什么?养鸽专业户!高唱无地自容,一脚踢开窗户,羞愧而去。
   
    高唱一回来,顾盼就忍不住埋怨他:我一连12道命令召你,你却无动于衷,何解?难道你当时有极重要的事要做,忙得连写信的时间都没有吗?她不说还好,一说高唱再也按捺不住,怒道:都是你的错!还12道命令哪,就算你当自己是宋高宗,我也不是岳飞!顾盼一听,汗如浆出,羞愧万分,马上去写了一份检讨书,然后主动洗碗,以示将功赎罪。诸位有所不知,由于高唱失业在家,虽然美其名曰自由撰稿人,其实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忍辱负重,自觉包揽了所有的家务。
   
    高唱去反复研究追捕粉郎君的通缉令,他忽然用橡皮擦掉肖像上的那颗红痣,如梦初醒:啊,鸨母就是那厮扮的!原来,粉郎君眉心上的红痣是用油漆画上去的,在逃亡的时候就洗掉,所以别人就是见面也未必认得出来。顾盼老是盯着眉心有红痣的男子,如何能找到他呢?顾盼暗呼惭愧,洗完了碗,连大气也不敢出,又去买菜做饭,还给高唱买了一瓶红酒,把他服侍得舒服之极,只望他灵机一动,想出把粉郎君一举擒获的妙计。
   
    三妙计也不是一想就有的,高唱想了三天三夜,依然一筹莫展,反而用脑过度,病倒在床上。顾盼心疼之至,给他拿来一瓶健脑药,说:这是巩俐大妈特别推介的,疗效如神。你且宽心休息,既然粉郎君在怡红院,且待我调兵遣将,去把他缉拿归案!高唱生气地说: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笨死的!那粉郎君既然泄露了行踪,他还会傻乎乎地等你去上门抓他吗?
   
    顾盼气得发疯:难道就任由他逍遥法外不成?高唱献计道:这也未必。那粉郎君并非等闲之辈,对付他不能死抠兵法,必须出奇制胜。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赶快回衙门看看,他说不定混进了你的单位呢。
   
    顾盼一听,心服口服,她回到衙门后细心留意,甚至连守门的老头都不放过,还真给她发现了蛛丝马迹——那守门的老头是新招聘的,上班还没几天。他约摸60岁上下,两鬓斑白,但顾盼发现他双眼炯炯有神,神光内敛,脚步沉稳,腰板挺得笔直,左右两侧的太阳穴更是微微坟起,仿佛是一位内家高手,这就引起了顾盼的怀疑。顾盼决定去试探他,跑过去跟他闲聊,还笑吟吟地跟他握手道别。顾盼借握手之机仔细观察他的手,只见他的右手修长,苍劲有力,食指和拇指之间更是长着一层厚茧,这样的手岂非很适合用来发射飞刀?那老头对答如流,滴水不漏。顾盼差点忍不住要伸手去摸一下他的脸,看有没有用了易容膏或人皮面具什么的,但又觉得一个大姑娘无缘无故去抚摸一个老同志,成何体统?
   
    顾盼无计可施,只好回来求教于高唱,谁叫他老是吹嘘自己是智多星呢。他果然不负所望,笑道:要知道该老头是不是粉郎君,至少有36种方法,其中最有效的两种是:1、花重金礼聘全城最迷人的美女来勾引他;2、捉毒蛇来咬他。
   
    顾盼权衡了一下,说,我没有多少办案经费,恐怕请不动美女。虽然经费不足,但也不是买不起一条蛇!于是,她去蛇餐馆买了一条生猛的肥蛇,办完正事后还可以做蛇煲,这就是女人的精打细算。第二天上班,顾盼提着一只竹篓,来到那老头面前,开门见山地问:老伯,你是粉郎君吗?老头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茫然答道:漂亮的女神捕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盼微笑:让眼镜蛇咬你一口好吗?
   
    那老头一听,脸色发绿。但他马上恢复了镇定,还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你见过穿山甲钻洞吗?顾盼愕然摇头。他说:你今天可大饱眼福啦!话刚落音,只见他双腿一沉,全身没入了泥土之中,转瞬已不见踪影!顾盼大惊,她在幼稚园时听阿姨讲过,从前有个叫土行孙的人会在地下行走,不想今日得以目睹。那粉郎君精通奇门遁甲之术,这次,他是借土遁逃的。
   
    杭州知府风鸡大人捋着鼠须对顾盼奸笑,说:粉郎君武功高强,你还是放手算啦,免得连你也搭了进去。一个领导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教人生气,顾盼马上反驳:我知道尊夫人长得跟猪八戒有一拼,但也不能这样不负责任!她的言外之意是,粉郎君一天不除,天下的美女不得安生,风鸡的夫人除外!风鸡干笑道:你是不可能抓住他的,你又不懂奇门遁甲!她说,连买福利彩票都有人中了500万,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属下不解。大人为何怕我去抓他,莫非他跟大人有亲?风鸡脸色铁青,拂袖而去。
   
    顾盼发誓要缉拿粉郎君,粉郎君急急如丧家之犬,整日东窜西逃,惶惶不可终日,有好几次还差点被她抓住了。有一次,她把粉郎君逼到了钱塘江边,当时江水涨潮,浪头咆哮,她得意地说:这次看你往哪里逃!但他退入了江水之中,问:你知道世界上第一个横渡英吉利海峡的人是谁吗?她怒道:本姑娘不关心国际新闻!他大笑:看来你连国内新闻也不关心,那个人就是我,当时还上了电台报纸!话刚落音,他一纵身就跳入了滔滔的江水之中。顾盼读小学时是校运会的游泳冠军,但也没有胆量跳入涨潮的钱塘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像一尾大鱼那样踏浪而去。
   
    有一次,顾盼把粉郎君逼入了一片原始森林,这片森林的毒蛇猛兽很多,还有一些吃人的植物,恐怖之至。她知道他轻功高明,遂准备了一张结实的网,就是要生擒一只飞鸟也是举手之劳。她自以为胜券在握,说:这次教你插翼难逃!谁知他一迈腿就走入了一棵大树之中,仅在树干上露出一张脸,问:你有没有见过会走路的树?顾盼不答,一剑刺过去,想把这张脸从树上削下来,但这棵树忽然像疯狗一样狂奔,一转眼就没入了密林之中!
   
    四"紫衣神捕"顾盼追捕采花贼粉郎君,每次都是功亏一篑,闹得灰头土脸,心里好生郁闷。男朋友高唱认真听了她追捕中的细节之后,总结经验教训:如果他不是仗着一身妖术,早已被你抓住啦——顾盼很不耐烦:你就不能少说一句废话?他不肯停嘴:我虽然小学未毕业,但也知道要破这种妖术不费吹灰之力!他说完这句话,马上闭上了嘴。她转嗔为喜:快教我破敌之法!他眼睛一瞪:有这样请教别人的吗?她忍气吞声,忙裣衽施礼,媚笑道:奴家该死,千错万错都是奴家的错!高唱当头棒喝:你可听说过"狗血淋头"之说?
   
    一语惊醒梦中人,顾盼笑逐颜开,精神抖擞,准备了两大羊皮袋狗血,买了几把喷农药用的竹子喷枪,雇了两个民工帮忙(本来顾盼贵为捕头,手下也有几名公差使唤的,但全被杭州知府风鸡大人派到郊区出租屋查户口去了),卷土重来,气势汹汹。据线报,那粉郎君就躲在雁荡山的一个山洞之中,但洞中人任由顾盼叫骂,只是装聋作哑,毫不理睬。顾盼也是一个足智多谋之人,眉头一皱,计上心头,不禁娇笑:对付此等鼠辈,火攻最妙!遂率领两名民工割来大堆柴草,堆在洞口,放火生烟!
   
    俄顷,洞内传来了阵阵咳嗽之声,顾盼大喜,更是抡起一把芭蕉大扇,拼命扇风,正是风助火势,滚滚浓烟直扑洞内!洞中人沉不住气了,黔驴技穷,只好出手,但听得劲风起处,12把飞刀从洞中激射而出!飞刀本来也是粉郎君的一绝,但被顾盼在举手投足之间就破了,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只管指挥两个民工放火熏去。洞中人终于忍耐不住,掠出了洞口,看那身形相貌,却不就是粉郎君?只见他沉腰站马,稳如泰山,双手如镰,上护脸,下护裆,形如螳螂,攻守兼备,赫然摆出了一副螳螂拳的架式,要跟顾盼决一死战!顾盼冷笑:就算你是真的螳螂也挡不住我的"黑旋风"牌狗血!她一声令下,两名民工举起吸满狗血的喷枪一阵狂射!粉郎君措手不及,早被喷得一身腥臭,他又惊又怒,拼命反扑。顾盼运剑如风,拼命抢攻,畅快之至,数月来的怨气一扫而空。才拆得十来二十招,已把粉郎君拿下。她有点奇怪:这厮为何功力平平?但想到狗血之功,不禁释然。
   
    顾盼在山洞中揪出了采花大盗粉郎君,将其押入杭州看守所,且待知府风鸡大人审过,即可秋后问斩。风鸡马上来青衣巷怡红院找粉郎君的姘头米白。领导整天为国为民,日理万机,案牍劳顿,偶尔找找按摩小姐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奇怪的是领导享受了全套服务之后,说了一句话:粉郎君被捕了,快想法子救他出来吧,要不等到押上刑场就死定啦!米白一点也不奇怪,他俩狼狈为奸的事情虽然是一个秘密,但她也略有所闻。
   
    于是,米白纠集了一帮虾兵蟹将,趁着月黑风高杀到看守所营救粉郎君。当天,风鸡早已下令:今晚大家全都去郊区的出租屋查户口搞创收,倘发现没办暂住证的外地民工,狠狠地罚他娘!顾盼建议:要不要留下两名狱卒严加看守淫贼?风鸡不悦:把他放入狗笼,再加上两把大铁锁就行啦!米白一伙有风鸡大人里应外合,长驱直入,但她一瞧见粉郎君,就带着人马掉头离去。原来,米白熟悉粉郎君的体温和气味,她一走近就知道这是一个冒牌货。她在走时还掩饰不住脸上的欣喜,吐出了一口长气:谢天谢地!孰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切全落入了高唱的法眼。原来,顾盼心细如发,她觉得领导近来的举止似有些不妥,上次她去雁荡山抓人,故意调她的手下去查户口,这次又是查户口,恐怕其中另有文章!所以她请高唱出马去看守所监视,果然大有收获。
   
    她千方百计捉住了粉郎君,结果抓了一个假冒的,心下好生气恼!马上提审那个人:你是谁?那人支吾:我……我是粉郎君!顾盼冷笑,捉出了一条眼镜蛇,嘶嘶地吐着蛇信。她自从得高唱指点捉蛇逼供之法,此后屡试不爽,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那人吓得双腿抖如筛糠:我是冒充的,粉郎君给了我一千两纹银……
   
    原来,粉郎君被顾盼追捕得走投无路,焦头烂额,心想,这样下去早晚丢了性命,遂想出了一个掉包之计,花重金找了一个替罪羊代他受过,然后金蝉脱壳,远走高飞,只道那假货被处死之后,便可一劳永逸。不料,狗党风鸡节外生枝,姘头米白情深义重,结果破坏了他的大计,不禁把他气得吐血如泉涌!他在告别演讲时早已再三强调:万一失手被擒,万万不可前来救他。谁知他们竟是如此讲交情!于是,粉郎君只好继续逃亡,顾盼依然穷追不舍!
   
    五且说顾盼追捕粉郎君,来到塞外一个名叫青羊的小镇,镇上只有一家客栈,朔风呼呼,黄沙漫天,门前的旗杆挂着一盏八角风灯和一面酒旗。酒旗绣着"蛇门客栈"的字样,在风中猎猎作响。她眼看天色已晚,遂入栈投宿。传闻这儿是一个不简单的地方,老板娘麦鱼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但顾盼竟似有恃无恐,一推门就走了进去!
   
    谁知她一脚踩空,竟然跌入了地窖之中,"砰"的一声,一道石门已牢牢关上。那石门沉重之至,顾盼奋力去推,竟是纹丝不动。外面有人狞笑:老板娘好漂亮的手段!这不是粉郎君是谁?!顾盼破口大骂:有本事放姑奶奶出去大战三百回合!一个女人媚笑:休要理她!且狠狠饿她几天再说,哪怕她是穆桂英再世,到时还不是任你摆布!
   
    原来粉郎君被顾盼追得走投无路,苦不堪言,狗被逼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是人。他决定反扑,要雇人暗杀她。要找杀手并不难,"水晶宫"就是一个神秘可怕的杀手集团,据说杀人从不失手,但价钱很高,像顾盼这样的名人,杀一个要五万两白银。这样的价钱让粉郎君感到为难,他宁愿找一家便宜点的。他感慨地说:干这一行真是比做盗版CD还好赚,你们招不招工?水晶宫的人冷笑:我们这里不缺打扫厕所的,别的职务你又干不了。言外之意是说他不够资格。粉郎君找来找去,找上了蛇门客栈,双方讨价还价,以五千两白银成交。这样的价钱不算太高,但并不等于他们杀人就不专业。他们主要经营旅游业和饮食业,也经常承接一些各式各样的特殊业务。简言之,这是一家类似十字坡酒店的客栈,老板娘麦鱼也是孙二娘一类的母大虫。
   
    过了七天,麦鱼说,人是铁饭是钢,那小贱人饿了这么久,想来不会比一根煮熟的面条更硬了。如果你要她的人头,我马上叫伙计去取……粉郎君奸笑:不必急着取人头,她可是一个大美人呢,嘿嘿……
   
    麦鱼会意,带着他从密道进去,笑着说:你自己进去吧。粉郎君推门入去,孰料一脚踩空,双脚震得生痛,头上却响起铁门合拢的声音。等灯火亮起,他发现刚才走进去的是一个大铁笼。此惊非同小可!麦鱼微笑:江湖上的秘密有很多,譬如顾盼是我的师妹,我想知道的人肯定没有几个。原来,这一切都是顾盼和麦鱼预先设下的计策。粉郎君终于落网了!
   
    六采花贼粉郎君原本也是狡猾如狐的奸诈之徒,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蛇门客栈"的老板娘麦鱼竟是"紫衫神捕"顾盼的师姐,结果上当受骗,被诱入了一个大铁笼。该铁笼的空间很大,在黑暗中看去就像一间十四五平方米的房子,所以粉郎君一直走到笼子深处才觉得不妥,他觉得自己像在走钢丝。他终于醒悟:他正在踩着的似乎不是地板,因为世上不会有这么有特点的地板。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等到灯光亮起,他看见刚才走着的是构成笼子的铁链。但已经迟了,笼子上的铁门已经牢牢关上了。
   
    如果把这一切缩小一百倍,粉郎君就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大老鼠。但只要看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个比方不够恰当。因为世上没有一个老鼠会捶胸顿足地骂娘,更不会咬牙切齿地绝食。粉郎君给了麦鱼五千两银子,麦鱼却帮顾盼把他关入了笼子,骂娘也在情理之中,她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要绝食。粉郎君昂首不答,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顾盼笑道:看来你是宁愿饿死也不肯跟我回杭州了。好,不吃就算了,看你能捱到几时?
   
    顾盼想早点把粉郎君押回杭州,以免夜长梦多。但那个笼子太大了,世上没有一辆马车可以放得下这样的笼子。顾盼决定给他换一个小点的,但又不敢随便放他出来,因为他精通奇门遁甲之类的妖术,一不小心就会给他跑了。顾盼跟他约法三章:请你走出这个大铁笼,等我做好了新笼子再让你进去——但你不准乱跑!粉郎君苦笑,如果一个人的脖子上套着一具100斤重的木枷,还戴着加起来超过30斤重的手铐和脚镣,就是想乱跑也跑不了。顾盼用原来大铁笼三十分之一的材料做了一个小笼子,编织也是一门工艺,由于出自女孩子的手笔,该笼子显得格外温馨雅致,笼门上还镌刻着精致的花纹,原来她借鉴了刺绣和针织的技术。
   
    但是粉郎君不喜欢这个笼子。该笼子太小了,幸好粉郎君懂得缩骨功,否则恐怕难以完整地进去。与其说这是一个笼子,毋宁说这是一件铁打的紧身衣。顾盼安慰他:这个笼子的空间小是小了一点,但你依然可以呼吸到同样多的空气!她以为他眷恋原来的大笼子,其实不是的,没有谁喜欢被别人关在笼子里。
   
    粉郎君绝食了三天,忽然主动要求进食。顾盼正在高兴,但她马上缴获了一封书信:请吃饭,保持体力,我随时会救你!这是粉郎君老相好米白给他的飞鸽传书,虽然简短得像一份电报,却表述得非常清楚。从塞外到杭州,千里迢迢,顾盼要押解粉郎君回去,真是路途凶险,困难重重。但她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马上准备了硬弓、利箭和一根牛筋绳。弓箭用来射人,绳子用来捆人,总之,她发誓要让胆敢来犯的敌人有来无回!
   
    顾盼押着粉郎君上路了。她把他搬上鸡公车,雇了一个民工推车,自己则骑着一匹胭脂马,背挎弓箭,腰挂长剑,显得英姿勃勃,意气风发。鸡公车的效率虽然不高,却有省钱的好处。当然她也可以雇一辆马车,但她解释说,马车太过颠簸,不利于犯人休息。天黑了,顾盼押着犯人来到一片树林,常言道:逢林莫入。她正在踌躇,树林中烟雾弥漫,冉冉出现了一个女鬼!
   
    该女鬼披着白衣,脸色惨白,长长吐着舌头,伸着鬼爪,走路脚不沾地。顾盼一眼就看出这个鬼是米白扮成的,斜睨了她一眼,冷笑道:就凭你一个人也想劫囚车?这个鬼不好意思地说:试试看嘛。本来我也有不少战友的,但他们在半路开小差跑掉了。原来米白率领的虾兵蟹将来到中途,纷纷请假。有的说老妈生病了,正在医院急救;有的说老婆就要生小孩了,得赶去看看;有的就更加离谱,说家里发生了火灾,要马上救火……原来,米白知道武功比不上顾盼,所以想靠装神弄鬼把她吓跑,谁知被她一眼就识破了,羞愧之下,赶快道歉:本人经验不足,争取下次扮好一点。顾盼斥道:还有下次?一箭射去,正中她的左臂,她痛得大叫一声,落荒而逃。
   
    第二天,顾盼看到路上有一只老虎,它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上书一行大字:本大虫以吃人为生!该老虎张着血盆大口,作势欲扑,样子十分凶猛,只是左前肢一瘸一拐的,显得滑稽可笑。顾盼哈哈大笑:这样的老虎我就是赤手空拳也能收拾!该老虎见她毫无惧色,反而向它扑过来,大惊之下,只好人立起来跟她对打;打又打不过,结果被顾盼用牛筋绳四脚攒蹄捆成一堆,扔上了鸡公车。顾盼笑道:没空做笼子,只给你带了一根绳子,请见谅!该老虎也是米白扮成的。后来,顾盼终于把犯人顺利押回了杭州。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云烟过雨 下一篇:钟声白马寺

优秀作品推荐

  • 白马啸西风

    《白马啸西风》是一部中篇武侠小说,著于1961年,作者是当代著名作家金庸,现收录在《金庸作品集》中。描写了哈萨克人和汉人之间的情仇...

  • 草莽龙蛇传

    《草莽龙蛇传》为武侠小说大师梁羽生的第二部武侠作品,是《龙虎斗京华》的姊妹篇。这两部小说,互相有联系。故事从丁晓开头,逐步叙述...

  • 边城浪子

    《边城浪子》是台湾著名武侠作家古龙的一部杰出小说,属于小李飞刀系列第二部分,全书于1972年在杂志上连载,共计46回。本书古龙采用双...

  • 飞刀、又见飞刀

    《飞刀,又见飞刀》,为古龙晚期小说,属于小李飞刀系列最后一部分,主人公为小李飞刀的传人李坏。

  • 绝顶

    巍巍京城,风雨欲来。泰亲王耗资甚巨,向吐蕃使臣宫涤尘展现了一场蓄谋已久的刺杀——天下第一高手明将军被迫出手,一举击杀四名绝顶杀...

  • 玉露金风

    玉露金风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