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陈致宇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陈致宇更新时间:2013-03-25 13:12:44字数:4891

    他知道自己这一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他也根本就不想活着回来。自从岳元帅在风波亭死了,燕怀义就不愿再活着了。     
    坛中有美酒,身上有华服,燕怀义打算死得快乐一点。一路上,他还放声高歌: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唱着唱着,牵动肋下的伤处,一痛之下,眼泪便流了下来。那是岳元帅的词。岳元帅死了。还有岳公子……
    
    岳元帅死了,燕怀义就没想过再继续活着。他本就不同意岳元帅回京。但是元帅执意面圣请命,回来没多久就被诬,死了。燕怀义觉得好愧疚。
    
    要是我当时拼命阻止就好了!他甚至想,如果当日自刎在元帅面前,是不是元帅就不会回京,就不会死?要真是那样多好!
    
    得到噩耗,他当日就挂了印,一路潜回京师。他要杀了奸相为元帅报仇。对于他来说,元帅不仅是长官、是师尊,甚至还是父亲、是兄长。他觉得,自己为元帅报仇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没有成功。
    
    秦桧也明白害死岳飞,激起了公愤。江湖上、朝廷中、市井里到处都有想杀他的人。于是他防范严密,谨慎小心,甚至夜里入睡时,房檐上都站满了守卫。燕怀义连续七次刺杀全部落空,连奸相的脸都没看到,只杀死了数百御林军士。最后一次还身负重伤,要不是部下拼死搭救,几乎死在当场。而他的部下五十七人,一一尽死。他觉得不仅愧对元帅,还愧对和他一起回京的部下们。
    
    那么我还活着干什么?我也死去吧。
    
    秦桧今天会在十方大山出现,与金使密谈。这是大制参祝允哲告诉他的。祝允哲乃绍圣年间兵部尚书、太子少保,也是岳元帅的至交。曾以全家性命上书高宗,祈保元帅,不成,便开始谋划剪除奸相。
    
    那,我就去十方大山。
    
    他一路行歌,去十方大山。十方大山连绵广阔,峰岭不绝。燕怀义入了山口,直上凤凰岭。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门城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携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他中气充沛,虽然肋下旧伤未愈,仍然声传十数里,似乎是在告诉秦桧:我来了!
    
    然后截击他的人就来了,来自树林中。
    
    到处都是黑压压的树木。树木后面,是黑压压的人,手里拿着长枪扫刀,蚂蚁一样冲向燕怀义,足有百多人。那是御林军,秦桧的卫军。
    
    燕怀义仍然踏歌向前。他仰首饮干了最后一口烈酒,把酒坛向后一抛,自背后抽出了长刀,虬髯炸起,满眼火焰,长歌声中一刀便向前砍过去。
    
    不管前面的是什么,人也好、树也好、石也好、藤也好,他只是一刀砍过去。于是刀势如虹、气势如虹,谁也拦他不住。
    
    仗而雄威,鼓劲气、震惊胡羯。披金甲、鹰扬虎奋,耿忠炳节。五国城中迎二帝,雁门关外捉金兀,恨我生、手无缚鸡力,徒劳说。伤往事,心难歇;念异日,情应竭。握神矛、闯入贺兰山窟。万世功名归河汉,半生心志付云月。望将军、扫荡登金銮,朝天阙。他歌一字,便踏一步;砍一刀、便杀一人。一首《满江红》吟罢,杀八十七人,余皆惊怖,不复向前,尽退。他仰天长笑,再向前行。
    
    在战场上,燕怀义就如这样,只知向前。他原本只是岳飞帐下牵马卒,作战时却一直冲锋在元帅前面。他的人似乎只为向前而生,他的刀法似乎也只为向前而成。他因此为岳飞赏识,要调他做亲兵营营管。
    
    然他竟抗命!——亲兵营职责所在,上阵只围护元帅左右,随于元帅身周。我上疆场,却要冲在万军之前。 如此,岳飞更爱之,与他先锋印信,统三千精兵,专司向前。
    
    今日,他更是向前。前面凤凰岭上便是秦桧,杀了他,为元帅雪恨。
    
    前面大军又来,是马队。秦桧竟然把马军都带来了。
    
    燕怀义踏步,双手持刀,锋刃指天。然后他一声大喝,声如惊雷,迎风直冲。这一次,他不止前行,还要疾冲,一直冲到马队之中。他的长刀好似翻飞的火龙,带起漫天血光,挥舞到哪里,哪里就人仰马翻。
    
    杀!
    
    万里长沙,淘不尽、壮怀秋色。漫说道、秦宫汉帐,瑶台银阙。长剑倚天氛雾外,宝弓挂日烟尘侧。向星辰、拍袖整乾坤,难消歇。马队八十七人,皆死。
    
    燕怀义不禁想起在小梁山,金兵十万围岳家军于大山坳近一月。那一日他押运粮草返回,趁着风高无月,带领军马三千,由外向内冲杀,势不可当。金兵不知来袭军马多少,仓惶迎战,燕怀义终与元帅主力会于金兵营内。那一日完颜宗弼纵马奔逃,急驰百余里。想起这些来,他再放声长笑,肋下的伤口又痛了起来。
    
    那一日,金兵的马队,也是被我冲杀成这个样子吧?
    
    长刀支地,他要休息一下。毕竟,他只是一个人、一把刀。他怀念起他的部将们,那都是些热血的男儿、堂堂的汉子、大宋的好儿郎。他们都拿着一式的长刀,骑着一色的骏马。如果今天还和他们在一起,我会轻松得多吧?可惜都死了呀。
    
    好兄弟,等哥哥带着奸相的人头,到阴间再与你们相聚。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又受了四道伤。束一束腰带,整一整头巾,把伤口包好,在敌人的尸体上擦净长刀,踏步再向前行。
    
    过了小石头矶,便是凤凰岭,奸相就在凤凰岭。前面就是小石头矶。
    
    小石头矶上,拦阻他的有十六个人。但这十六个人却比千军万马还难对付。他们是秦桧的近卫,班门的子弟。
    
    燕怀义仍向前。舞刀而向,纵歌直前。
    
    炎精中否,叹人才委靡,都无英物。胡马长驱三犯阙,谁做长城坚壁。万国奔腾,两宫幽陷,此恨何时雪?草庐三顾,岂无高卧贤杰!刀光似雪。刀光起,血雨飞!
    
    班门子弟皆持斧,结阵,斧影纵横。燕怀义双手舞长刀,突入敌阵,须发张扬如戟,直如翼德再世,霸王重生,以一身之力拖得阵法远转不灵。他已经起了杀性,动了真火,长刀闪着血光,冒着火焰,噼啪作响,所至之处无坚不摧、无敌不破。《念奴娇》上阕歌罢,他破阵而出,班门一十六人皆身首异处。长刀支地,燕怀义喘息不停。
    
    修罗阵毕竟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破得了的。燕怀义入阵,先以身受三斧,迟滞了阵法运转,再以煞气威力以及一往无前的气魄带得斧阵向后,带入了路边荆棘丛中阵法便施展不开,这才一举格杀一十六人。不过三斧之伤,虽然他早有准备,入肉皆不太深,但伤口甚阔,流血颇多。
    
    自己毕竟还是肉长的。旧创尚未痊愈,又再添新伤,饶是以燕怀义这样的硬汉,额头也流出冷汗来。他现在心里想的,就是能不能抢在祝府武士之前杀掉秦桧。
    
    因为今日他本是幌子,刺秦的主力是祝允哲的人。这是他们约好的。燕怀义正面上山,将秦桧护卫主力引开,祝允哲的武士就乘机由后山攻上凤凰岭,击杀秦桧。就算我是从正面上山,也要一路冲上凤凰岭,手刃奸相。事实上,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今天的战意会如此高昂。也许是因为自己不想活着下山的缘故吧。
    
    前方又有敌来阻袭。这一次,来的是金国高手,八个。
    
    这八人,燕怀义全都见过。他们原有一十五人,乃是完颜宗弼身边亲卫。在小梁山,就是这十五人,护着完颜宗弼且战且走,一路上被燕怀义和岳公子击杀了七人。当日燕怀义已经兼程赶路十余日,再连夜突袭金营,岳云也已经苦战月余,实在都是人困马乏,又有岳元帅所言穷寇莫追,鸣金收兵,燕怀义和岳云这才在追赶了百余里后抱恨空回。岳云公子的锤呀,天降巨雷一般。
    
    燕怀义仍然舞刀,踏歌,举步,向前。
    
    天意眷我中兴,吾皇神武,踵曾孙周发。河海封疆俱效顺,狂虏何劳灰灭?翠羽南巡,叩阍无路,徒有冲冠发。孤忠耿耿,剑芒冷浸秋月。八人死尽。燕怀义已经站立不稳了。
    
    要是换成岳元帅,或者换成岳公子,击败这八个人就不会这样费力吧?燕怀义浑身浴血,一身锦袍早已染成红色。激战之后,左臂、右胸、肩背、左腿皆受伤,尤其左臂那一刀,伤口深可见骨。燕怀义除下袍子,撕碎了裹紧伤口。
    
    好痛呀。燕怀义咬紧了牙,痛得直打哆嗦,连牙龈都渗出血来。
    
    上一次受了这么重的伤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在金牛河吧?在金牛河,岳家军受命赶援韩世忠,燕怀义请缨进击金军中腰,以阻金军盛势合围。那一战,漫山遍野的敌人,燕怀义足足杀了七天。七个白昼、七个黑夜,在燕怀义眼里竟然都是红的。五千军马杀得只剩下不足五百,却为岳元帅赢得了时间,与韩将军兵合一路,大举反击,一气收复了五郡十七县。待到岳公子引着轻骑冲散金兵,找到燕怀义时,他已经骑不住马了。但是三十天后,他还是威风凛凛立于军前。这把长刀,就是那一战后韩将军送给他的:这刀太长,我用不惯,你留着它吧。可是现在已经留不住了。他将刀插在岩石缝中,用力拗了几拗,终于锵的一声,折为两段。这刀太长太重,一只手臂舞不动,只好拗断。
    
    然后他再歌,再进,再向前。他已经伤得、乏得走不动了,却仍然一路向前、一路高歌。喉咙已经嘶哑,他后悔怎么不多带一坛酒来。
    
    他直奔凤凰岭,但凤凰岭上,怎么不见杀声?
    
    凤凰岭下,旌旗招展、军马无数。秦桧就坐在军前。
    
    燕怀义心都凉了。难道祝允哲违了约?毁了诺?破了誓?
    
    秦桧阴阴地笑。他本来白面长髯、不怒而威的容貌,却因为这一脸笑意而令人生厌:你想杀我,为岳鹏举报仇,是吧?。 你已经是第八次出手行刺了,是吧? 你与祝允哲约好的,你是前军,是吧? 呵呵呵呵……你诧异我为何这么清楚,嗯? 这是祝允哲告诉我的。你已经被骗了,被卖了。 祝允哲不来了,所以……秦桧朝他的军队挥挥手,你死定了! 然后潮水涌了过来。
    
    燕怀义舞断刀,依然向前,势不可当。愤怒从他的眼里喷出来,燃着了他的斗志,燃着了他的断刀。他浑身不停溅出鲜血,远看去就好像一团燃烧的火球,那截断刃就像吞吐不停的火焰,翻翻滚滚,伸缩不定,把靠近的敌人全部烧成焦炭,斩成数截。就是潮水也给他分成两片!
    
    秦桧挥手,箭如雨下。燕怀义左臂运转不灵,却在地下捡起一面盾牌,护住头脸,再向前冲,威势不减。他只知道向前。
    
    秦桧再挥手,马队冲突而上。燕怀义倒地,斩马腿,滚向前。就是滚,他也要滚到秦桧身前。
    
    这时候,秦桧已变了脸色。他一生中,从没见过这么剽悍勇猛、顽强不屈的人:谁杀了叛将燕怀义,赏黄金万两,封千户。所有人都向燕怀义杀去。燕怀义腾身而起,扔了藤盾,直向大军冲杀。他如同火鸟般纵跃,莽牛般冲锋。但是他无论如何也闯不过去。只要他腾空,就有无数羽箭射过来;只要他落地,就有无数长矛迎接他。可他仍然一往无前,但是现在,一往无前的只是他的心,他的身体过不去了。
    
    莫说他现在身受数道重创,背插好几枝羽箭,只是挺着一口气巍然不倒、舞刀杀敌,就算他身躯完好,不曾受伤,也断然近不得秦桧身边。谁也不能!
    
    但有一人此刻却靠近了秦桧。秦桧身边的武士。
    
    秦桧令出如山,七百军士、八十校刀手和身边从不离开的一众高手六十六人全部去攻杀燕怀义,这个武士却悄悄掩近秦桧身边,一刀就由秦桧后背刺入,前胸穿出。此人正是祝允哲的兄弟祝允恒。
    
    我们怎么会不来?要杀你,这是惟一的机会。我大哥如果不用这样的办法,你怎么会放松警惕呢?祝允恒穿着御林军士服饰,混在军中。在所有人都为了万两黄金与燕怀义搏命的时候,他悄悄掩向秦桧,一击而成。
    
    我本是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要取你性命难如登天。不过我大哥却用了苦肉计,只是燕将军自己也不知道。不过燕将军既然决意赴死,那就怎么样都没有关系了。我大哥本意亲自动手,不过朝里家里都少不了他,你现在死而无怨了吧?他俯在秦桧耳边,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然后波地拔出刀来,先一刀割毁自己的脸,再一刀斩断了自己的喉咙。
    
    乱军中燕怀义眼见秦桧已死,浑身绷紧的肌肉精神忽然放松,再也站立不住,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众军士先慌乱了一阵,然后数十柄长枪大戟、长刀短刀一起刺进燕怀义的身体里。
    
    恍惚间,燕怀义仿佛又回到了疆场,天空被飞扬的沙土染得通红,因为沙土都被鲜血染得通红。他冲锋在疆场上,寻找着完颜宗弼的长毛大麾。猛回头,看见岳元帅纵马执枪,金盔金甲在血红的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宛若天神。元帅好高大的身影,好漂亮的帅旗……
    
    燕怀义死了,还有祝允恒。但是他们都不知道,祝允恒一刀杀死的只不过是秦桧的替身而已。真正的秦桧,此时正卧于京师相府,拈须而笑。
    
    这么多人为他赴死,这岳鹏举还真是个人杰……(责任编辑 傲月寒)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论刀 下一篇:漠上行

优秀作品推荐

  • 残金缺玉

    《残金缺玉》是著名小说家古龙的一部浪漫奇情的武侠作品。《残金缺玉》1960年香港《南洋日报》连载,1961年春第一出版。为古龙早期作品...

  • 剑花烟雨江南

    全书都贯穿了仇恨和人性的矛盾,兄弟情义也罢,爱情也罢,家仇也罢,无一不是古龙引以为豪的人性冲突。小雷是硬汉,这是古龙作品中一贯...

  • 白玉老虎

    《白玉老虎》(后传《白玉雕龙》)作于1976年,是古龙后期的一个很有意义的创作,是他试图力挽狂澜却终于又重蹈覆辙的作品,但即使从没...

  • 反骨仔

    反骨仔,必然不安现状、不容于世,必将背叛自己最亲最爱的人,破坏自己最熟悉最美满的生活。一人的威力已然惊人,而当七个如此极具破坏...

  • 三京画本

    三京画本

  • 阴符经·纵横

    阴符经·纵横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