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杨叛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杨叛更新时间:2013-03-24 15:44:34字数:11684

    巍峨的崆峒山上,孕育着一段青涩的初恋。也许爱从来都是需要勇气,等到那木讷的少年明白这一点时,一切却已逝去……
   
    侠女灵襄
   
    □杨叛[加拿大]
   
    .剑心
   
    茫茫飞雪无声无息地飘落在崆峒山翠屏峰上,洁白的天地映衬着一个健壮的少年的身影。"云破秋池月华明!"少年的剑划了个优美的半圆,收于胸前。"为什么左手点穴后着总是配合不上剑意呢?"他轻轻叹了口气,还剑入鞘。阳光照在他古铜色的胸膛上,闪闪发亮。春风吹动他绛紫色的剑衣,那袖口上的金色小剑仿佛活了过来,灵动地飞舞着。四周的迎春花开得正烂漫,黄金般的枝条交织成明丽的锦焰。鹧鸪那清脆的鸣叫声在青山翠谷中缭绕不绝,阳光一片灿烂。他向四周望去,老君峰、仙人峰、凤凰岭、天台山都掩映在淡淡的云雾中,辨不出天上人间。
   
    七年了,一眨眼,他来到崆峒已经七个年头了。除了成为崆峒派的正式弟子之外,没有任何可以令他炫耀的成就。他的剑法平凡,言辞笨拙,性情沉默,钝讷呆板,常常引得同门师兄的嘲笑,更令得师父也对他失望了。但幸好他还有一个灵襄师姐,只有灵襄总是耐心地教导他。也许是资质的原因吧,他感到进步并不大,甚至最早学的入门剑法四绝剑也始终无法得心应手。想起灵襄师姐,他又记起了七年前被师父带回崆峒山的那一幕。
   
    那天崆峒大院里积满了深雪,小小的他正立在雪中发呆。"喂,你是谁?"头上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他抬起头,见那高高的云松上,坐着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大概已经坐在那里很久了吧,小脸冻得通红,圆圆的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我是石生。"他讷讷地道。"石生?"那女孩侧头想了一想,"好怪的名字,为什么叫石生呢?""我娘说,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所以叫石生。"他老老实实地回答。那女孩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她坐的那松枝也剧烈地摇摆着。他开始担心她是不是会掉下来。突然,她的身子一歪,在他的惊呼声中,她的双腿早已钩住那松枝,身子倒挂下来,长长的秀发划破了冷寂的冬意,在风中飘舞。"好,石生,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师弟了,以后我会照顾你。现在,先叫声师姐!""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叫你师姐?"他还不服气地问。她那娇小的身子在空中一荡一荡的,十分地自在,"我是灵襄,是元字辈的大弟子,三年内入门的崆峒弟子都要叫我师姐的!你呢,来了多久?"石生老老实实地回答:"三天。""那就是啦,还不快叫师姐?"石生不大明白为什么要叫师姐,只是愣愣地望着灵襄,想道:"她长得真好看!""啪"的一声,一团雪球正砸中他的颈项。他只感颈中一凉,回过神来,却见那娇小的身影一闪,然后便只听得一阵格格娇笑声渐渐远去了。
   
    石生,又在练剑啦。"耳边传来熟悉的清悦女音。"师姐。"他拱剑为礼。"怎么样,上次教你的起雷七诀练熟了么?"灵襄轻盈地走到他的面前。她穿着与他同色的剑衣,不同的只是袖口上的金色小剑是三支而不是一支。一条海青色的锦带系住了她那纤秾合度的腰肢,乌黑的秀发松松地挽了个髻。
   
    不要说起雷七诀,就是入门四绝剑也始终无法达到心与剑合、六识如一的地步,我怀疑……自己根本不适合学剑。"石生苦笑道。"掌嘴!这么容易气馁,哪象个男子汉大丈夫!"灵襄肃容道,"我问你,崆峒四德是什么?""坚、勇、智、义。"他低声答道。"何为坚?"灵襄的声音里透出一丝严肃。"坚即坚毅,师祖爷要求我们做到意志上的强韧,在砥砺与煎熬中以达自我张力之极限。"石生提高了声音道。
   
    灵襄的长剑突然出鞘,剑锋直指正前,叱道:"正是,坚在心,则达于剑。"那剑蓦地化为一道青幕似的剑芒,烟花般迸裂成几十道剑影,又蓦地静止。"所谓剑道即是天道,剑法即是人法,"灵襄沉静的眼中闪动着智慧的光芒,"你无法做到剑与意合,是因为你没有一颗出剑的心。"石生猛地抬头,眼中闪过一道神采:"多谢师姐指教!"灵襄轻轻叹息了一声:"我能教你的,也只有这些。其余的,全在你自己。修剑就是修心,没有一颗坚定明澈的心,是无法进窥剑道至境的。"石生沉默了,灵襄也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他,嘴角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也许她在讥笑我的蠢笨吧。"他感到不安了,扯开话题道:"听说师姐明天就要下山行道了?""行道?"灵襄"嗤"地一笑,"出去放风罢了。呆在山上十多年,闷也闷死了。"她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妩媚:"好了,下山之前,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么?"石生一愣,用手搔了搔脑袋,道:"没有。"灵襄猛地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向山下走去,那轻盈的身子闪了几闪,便已成了一个小点。远远的,传来她清脆的声音:"保重了,石头!""石头?"石生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
   
    .起雷
   
    灵襄师姐不在山上的这几个月里,他总觉得心中有一股涩涩的味道。只要一闭上眼睛,他仿佛就看到灵襄又出现在他眼前,听到灵襄那脆嫩甜美的声音。七年来,他的心是头一次如此杂乱。"难道只有师姐在时,才能好好练剑么?"石生暗暗地问自己。
   
    这天,清晨的气心峰在朝阳的照射下,云蒸霞蔚,壮观异常。石生手中那秋水般的长剑,迎着朝阳划出千道金色的瑞彩。猛听得身后一个清亮的声音:"犀牛望月!"几乎是本能,他的剑蓦地横削,"凭水横江千帆过!"他大喝着应道。突然,他停了下来,霍地转过身去。是灵襄!几个月不见,她越发清丽了。高挑的身子在风中显出蓬勃的英气,正用她那特有的似笑非笑的眼神望着他。
   
    师姐!"他惊喜地叫道。"算你好!还没有忘了我这个师姐。"灵襄笑道,"你的四绝剑进步不小啊,单就刚才那一剑,恐怕我也未必使得出来。"石生讪讪地笑了笑,也不说话。"看,怎么还是这样子,就知道不吭声!"说着,灵襄递过去一方丝帕,然后又指指他额上的汗珠。
   
    石生擦去汗珠,兴奋地道:"师姐,山下是不是很好玩啊?"灵襄却低低地叹了口气:"好玩?你不知山下我们汉人的日子过得多惨哩。今年陕甘、江浙都是大灾,鞑子皇帝昏庸暴虐,百姓苦不堪言啊。"顿了顿,她望了石生一眼,半阖的眸子突然又变得清亮起来:"不过,天下各路反元义军都纷纷揭竿而起。刘福通奉小明王韩林儿为主,起兵颍州;萧县芝麻李起兵徐州;罗田徐寿辉起兵蕲水;此外还有台州方国珍、定远郭子兴、泰州张士诚都颇有声势。看来,将鞑子逐出中原的日子不远了!"石生沉默了。突听得灵襄朗朗吟道:汉家思重将,去虏定新邦。
   
    起卧宗泽胆,相思武穆肠。
   
    扬眉折黛笔,绾首谢额黄。
   
    须眉若无骨,纨素宁化钢!
   
    这是灵襄自己作的诗。许久,石生不由自主地"嘿"了一声,他明显地感觉到胸中有一股热流在蔓延、升腾,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深深地凝望着这美丽的师姐。朝阳给她秀丽的轮廓镀了一道金边,晨风吹拂着她的长发,石生只觉灵襄明艳不可方物。
   
    灵襄也回过神来,瞟了他一眼,"扑嗤"一笑:"呆子,在看什么。"他的脸一热,忙道:"我在想,师姐念得真好。""真的?"灵襄偏着头看他。"真的。"他讷讷地低下头。"对了,你帮我看看。"灵襄从怀中掏出两付耳坠,"你说,我是戴这副银丝钮镶桃花刺的好看,还是这副玉嵌鸦鹘青的好?""哦……这……都很好。"石生吃力地道。灵襄一撇嘴,刚要说些什么。山下有钟声隐隐传来。"啊,要上早课了。石生,还愣着干什么?"灵襄俏皮地一笑,飘然下山去了。石生兀自呆立了半晌,才往山下走去。
   
    几个月后,石生也有了下山的机会。
   
    石生在街前举起杯子,将水壶中那苦涩的劣茶一饮而尽。然后举起胳膊,抹干唇角的水渍。抬头望了望,不错,就是城西的聚德楼了,他和同门的柳鞠儿约好碰头的地方。他刚刚为派内的膳房采办青菜。与他不同,柳鞠儿则是去采办女红的。现在她已经买完了吧?想着想着,石生在伙计的招呼声中进了楼。
   
    楼中的客人很多,人声嘈杂。石生刚一进门,便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少女的惊呼,那是柳鞠儿的声音!来不及细想,石生几步便冲上楼去。一抬头,一道目光便与他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撞在一起,他只觉像低头匆匆赶路的行人突然间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墙上一般。一时间头昏眼花,胸口发紧。这人是个绝顶的高手!
   
    石生勉强定下心神仔细看去,只见一个中年人正安然坐在椅子上,而柳鞠儿则被他抱在怀里,用绝望的目光望着他。石生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向那人走过去:"放开她,然后滚!""你是谁?"那人问道。"石生,崆峒弟子石生!"他回答。"那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人又问。石生平静地摇摇头。"我是向文生,'天地横行'向文生。"那人微笑道。石生心中一跳,他听过这个名字。崆峒在九大门派中原来是排名第五的,现在却排名第四了。因为原来排在第四的昆仑得罪了一个叫向文生的人,于是,在一个雪夜之后,昆仑派在江湖中便永远消失了。现在,这个人就坐在他的面前。向文生!"天地横行"向文生!天下公认的第一邪派高手向文生!
   
    他缓缓地抬起长剑,指向向文生:"向文生,放开她,然后滚。"向文生有些好笑地瞧着他,却没有任何放手的意思:"这个女孩子的资质不错,在你们崆峒太可惜了,从今天起,她便是我向文生的入室弟子了。"然后他轻轻拍了拍柳鞠儿的脸蛋,温和地笑着,"以后你可要好好地伺候师傅……"没等向文生说完,石生蓦地出剑!他用的是起雷七诀中威力最强的一式——雷满鸿沟!耀眼的剑光挟带着隐隐的雷鸣,森森的剑气海潮般翻涌,划过丈许的空间,向向文生汇聚而去!向文生那绣着金色云纹的左袖抬起,轻拂。就像天空的云雷交击在一起,他的剑刺到了向文生的大袖上!漫空的雷鸣突然消散,剑气呻吟着被撕裂,石生感到自己被卷入了一道黑色的龙卷风中,身子纸片般飞起,向后飘落。
   
    哗啦!"石生撞破了窗子,落向楼下。他先落在了楼下卖馄饨的支起的棚顶上,布帛撕裂声中,又压塌了一张桌子,再滚落地上。破碎的磁碗片割破了他的脸庞,馄饨的汤汁将他的衣服弄得一片狼藉。他站起来,拭去嘴角的血丝,摇了摇昏沉沉的头,拾起剑,又踉跄地走上楼去,站在向文生身前,沉声道:"放开她,然后滚!"向文生又摇摇头笑笑,不置可否。石生再次出剑,可还没等他发招,他的身子就再一次直直的飞了出去。
   
    这一次石生重重地跌到了地上,吐出了大口的鲜血。行人们远远躲开了,没有人敢过来帮他一把。石生试着移动他的腿,发现只有左腿还能移动。然后他用右手支起身子,蜷着右腿,一步又一步,再次向聚德楼走去。终于,他再一次站在了这绝代邪魔的面前。"放开她,然后滚!"他对向文生说的依旧是这句话。眼前的人影在不住晃动,或者,是自己在晃动?石生刚试图站定身子,便听向文生问道:"你说你叫什么来着?""石生,崆峒弟子石生。"他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在回答。"好,石生,我会记住你。"依稀是向文生的声音。
   
    然后石生感觉自己又飞了起来,天空很蓝,阳光很耀眼,自己的身子也很轻,像飘浮在一个梦中似的。"我死了么?"他自己问自己。然后他看到了灵襄的脸。难道自己真的死了,在临死前能看到师姐,真好。突然他觉得身子一震,定睛看时,原来自己在灵襄的怀中。刚才,是灵襄接住了他!"是谁?"灵襄问,美丽的脸庞冰冷如霜雪。
   
    他又看到两张脸,是崔元清和陆枫南两位师兄。"是……向……向文生。"他用细若蚊蚋的声音道。
   
    天地横行!"陆枫南惊呼,石生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在发抖。灵襄俏脸布满寒霜,一言不发,将他递给崔元清。然后"铿"的一声,拔出了剑。
   
    大师姐!"陆枫南急道。灵襄像没听到,只望了望已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石生,然后迈向了聚德楼的大门。三个人的心都紧了起来。石生努力保持着神志的清醒,望着聚德楼的窗子。
   
    忽然间听到向文生的怒喝:"什么人?"起雷似的,楼内气劲交击声桌椅倒塌声、碗碟破碎声汇成一片。然后只见那窗中一道青色的剑芒一闪,整个聚德楼在那一瞬间似乎都亮了起来!一个人直直地从楼上跌落下来,撞在地面上,发出很大的声音。在失去知觉前,石生仔细地看着向文生那张在片刻前还不可一世的脸,此刻却见那张脸上挂着一丝难以置信的惊怕!
   
    .石语
   
    当石生再一次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他静静地躺在床上,看那屋顶斑驳的水渍。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谁?难道是灵襄?一个轻巧的身影闪了进来,却是柳鞠儿。"啊,柳师妹。"他虚弱地道。"石师兄,你好些了么?"柳鞠儿俏生生地道。
   
    石生道:"好多了,你们呢?"柳鞠儿道:"我没事,只是你受了重伤,都是为了我。"石生叹道:"可我还是救不了你,应该谢的是大师姐。"柳鞠儿低下了头:"不!不!在我的心中,你和大师姐都是一样的,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为我所做的。"石生的心中一阵激动,又一阵茫然:"谢谢你,柳师妹。"突然间他想起灵襄,便问道:"对了,大师姐怎么样了,她受伤了么?""啊,不!大师姐杀了那个坏蛋,连头发也没伤到一根。这几天前来拜山道贺的人络绎不绝,她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是么?"石生的心中无来由地感到一阵失落。柳鞠儿缓缓低下头:"石师兄,以后你叫我鞠儿好么?"石生犹豫了一下,笑道:"好啊,鞠儿要比柳师妹好听多了。""那你先叫一声哪!"柳鞠儿高兴地催道。"鞠儿。"石生微笑道。"嗯。"柳鞠儿欢快地应着。
   
    窗外,阳光照进来,很明亮。石生的伤势和心情都在一天天好转。柳鞠儿几乎天天都来探望他,和他叽叽喳喳地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于是他知道玄鹤洞闹鬼了,滹沱寺的大佛被人画了大花脸,凤凰岭那棵千年老松上一只喜鹊抱了窝……和鞠儿在一起的日子,总是无忧无虑的,就像失而复得了他宝贵的童年。
   
    这天,门外又传来那熟悉的敲门声。"是鞠儿吗?进来。"石生高兴地道。突然间,他愣住了,站在门口的是灵襄。"呵,什么时候叫得这么亲热了,我还以为你永远也不会叫别人的名字呢。"灵襄微笑着道。只是,第一次,石生从她的笑容里看到了一丝勉强。突然间他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灵襄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竟一点感觉也没有?难道下意识里,他竟然不愿想起她?
   
    灵襄将一个竹篮放在桌上,"这几天我不在,你还好吧?""还好。对了,我还没有谢过师姐的救命之恩呢。"石生吃力地道。"谢我?"灵襄轻声道:"真的吗?"石生正想再说点什么,突然屋外传来一阵说话声:"想不到金刀镇河朔马老英雄也来拜山了,这一次大师姐真是给咱们崆峒挣足了面子!""就是,要是像屋里躺着的这个,那可就惭愧死了……""嘘……"终于,石生开口了,声音刺耳得令自己也感到惊讶:"石头就是石头,不管你怎么雕琢它,磨炼它,它也仍旧是一块石头,不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灵襄沉默了一阵,缓缓地道:"在卞和第一眼看到和氏壁时,它也只不过是一块石头罢了。"石生陡然间心头一酸,多少年来的委屈与心酸,寂寞与痛苦全部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他扭过头,任眼泪默默流淌。"这是刚炖好的鸡汤,你趁热喝吧。"灵襄轻声说完了这句话,便起身向屋外走去,到门口时她突然停住脚步,悠悠地道:"那天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是杀不了向文生的。"然后走了出去。
   
    自从那天后,他和灵襄之间的话突然少了。即使是见面,也拘谨得很。似乎一堵无形的墙隔在了他们之间。他的身体终于康复,又开始在凌晨与黄昏独自练剑。这天石生练完了剑,回到下院,刚好见灵襄领着一众师兄弟将一个青袍道士送出山门。那道士向灵襄深深一稽首,便飘然去了,步履极是洒脱,不似尘世中人。
   
    他正看着,身边传来柳鞠儿的声音:"石师兄!"他回过头去问道:"鞠儿,那人是谁?""他就是青田刘基。"柳鞠儿轻声道。石生心头一震:"恐怕我们也要下山了。"他猜测得到,必然将有惊天动地的事要发生。
   
    果然,当夜,崆峒掌门清云传令下来。所有崆峒弟子全部下山,务必在正月前赶到山东益都。
   
    .褰裳
   
    腊月的风雪中,七十余名崆峒弟子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终于及时到达。益都并不大,却也有数万的百姓,乃是红巾陈猱须的守地。只是此刻数万元兵已屯兵城外,益都城破已是指日间事。灵襄领着他们来到一座大院前,叩响了大门。不多时,一个中年儒士前来应门,看了众人一眼后,问道:"尘音未扫,诸位向何处去?"灵襄双手一合再分,结莲花样:"世本无居,吾等向常寂光净土。"中年儒士面色一松,拱手道:"这位姑娘可是崆峒派的灵襄女侠么?"灵襄裣衽为礼:"不敢,正是灵襄。"中年人面露喜色,道:"陈天王早已吩咐下来,说女侠近日必到。请!"一行人进了宅子,灵襄转过身来,面色凝重地道:"从今天起,我们就要住在这宅子里,没有得到通知之前,谁也不得离开一步。"崔元清心急道:"大师姐,我们这次下山到底是为了什么,可以告诉我们了吧。"灵襄点了点头:"好吧,让大家心中有数也好。"然后一字一顿道:"我们今次下山就是为了行刺一个人。""谁?""什么人?"大家纷纷问道。
   
    灵襄清澈的目光缓缓扫过大家热切而焦急的眼神,在石生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方道:"当今义军四起,鞑子朝廷本已干戈处处,国本动摇。但只要有一人尚在,各路反元义军便始终难成大气。这人曾先后击溃了赵明达、李武、崔得、白不信、大刀敖、李喜喜、关先生、破头潘,甚至刘福通也是此人的手下败将,最近他更收降了花子王田丰,扫地王王士诚。此人不除,汉室难兴。而现在此人便正屯兵在这益都城外……""察罕帖木儿!"众人齐声惊呼。"对,正是当今朝廷第一名将,陕西行省右丞兼行台侍御史,中书平章政事察罕帖木儿!"灵襄平静地道。
   
    当日,石生和柳鞠儿在宅子的后花园内并肩而行。天寒地冻,百草枯萎,一片萧瑟肃杀的景色。
   
    一反常态,柳鞠儿今天异常地沉默,只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走了一会儿,石生终忍不住问道:"鞠儿,你怎么啦?""石师兄,你……你……你是不是喜欢大师姐?"柳鞠儿仰起脸看着他。"你胡说什么?"石生的心一颤,"你听谁说的?""我听见七师兄和九师兄闲聊时说的。他们还说,因为你,大师姐已经拒绝了二师兄很多次了。"柳鞠儿轻声道。
   
    他说不出什么,只能保持沉默。
   
    这都是真的么?大师姐喜欢你?"柳鞠儿又问。"怎么会,我是什么人,怎配得上大师姐?"他摇头道。"七师兄也这么说的,他还说,他就是想不通,大师姐为什么会喜欢你?"柳鞠儿低声道。石生没有回答,但他的心也在默默地问自己:"是啊,为什么?石生,大师姐为什么会喜欢你?"他无法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其实,就是你喜欢大师姐也很正常啊,她那么美,剑法又高,文才也好,要是我是男子,也一定会爱上她!"柳鞠儿叹息道。"别说傻话了,我像一块石头,而大师姐则是一块玉,石头怎么能和玉摆在一起?"石生有些惆怅地道。"可是,可是,石头也很好啊!有很多漂亮的石头,比如说……嗯……雨花石,还有,嗯……孔雀石,……嗯……"柳鞠儿脸红红地说。"好了,别说了。"石生又好气又好笑。"其实,我也开始感到做一块石头的乐趣。"半晌,石生缓缓地道。
   
    这天早上,像往常一样,大家在院子里练剑。
   
    灵襄突然停下来,看着淡蓝的天。众人都收了剑看过去。但见一只雪白的信鸽从天而降,落在灵襄的纤手上。灵襄从它的腿上取下一颗蜡丸,松开手掌,那鸽子双翅一振,像朵白莲花飞舞着冲向天际。灵襄捏开蜡丸,将信展开看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望着大家:"正月十五上元节,吃元宵,杀鞑子!"众人的心中都是一热,目中均露出激烈之色。灵襄将手一摊,信笺化作无数碎片如蝴蝶般向空中舞去。
   
    时光飞逝,大伙心情又紧张又振奋。这天夜里,很冷,石生像往常一样,独自在后院练完了剑,坐在太湖石上望着浩瀚的夜空。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陈猱须已向察罕帖木儿献城请降,元兵已经开入城内。为了粉饰太平,益都将举行盛大的灯会。察罕帖木儿要参加城东邀月街醉天楼上的晚宴,那将是他们行刺的惟一机会!明天,他们的行动会成功吗?在那之后,又有多少人会活下来?自己呢?会不会死?这许多的问题在脑海中翻复,不能有片刻的停歇。他看着手中的剑,那剑在月光下明亮如霜雪。
   
    晚风传来悦耳的箫声,缥渺如梦中的天籁。他转过身去,只见灵襄正坐在高处的一块大石上,吹着一只碧绿的玉箫。他听出这曲子正是诗经中的《褰裳》,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一般。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
   
    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
   
    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正是诗经中的诗。那是说一个年轻的少女向对岸的少年表示情意,告诉他要是爱我的话,就掀起衣裳过河来,要是不爱我的话,难道会没有别的人来爱我吗?第一次,灵襄清清楚楚地表达了对自己的情意,这情意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奔放!
   
    石生就那么呆呆站着,天地间只余下自己的心跳声,直到灵襄吹完了很久。灵襄也没有出声,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玉箫。终于,他开了口:"师姐……"只说了这两个字,便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灵襄抬起头,脸颊上升起一团红晕:"石生,你知道我刚才吹的曲子么?"他的心头一震,脑海中乱成一团。"说话呀!"灵襄娇嗔道。"我……我……"他突然无来由地感到一阵气馁,一阵疲倦,"我不知道。"他听见自己茫然的声音。恍惚中,灵襄似乎在愣愣地望着他。突然间,她侧过头去,望向极远的天际。很久很久,她才把目光收了回来,"可是……"她用很低很低的声音道,"你应该知道的……"静默了一瞬,又用更低的声音道:"你可以知道的。"然后,转身离开。
   
    石生感觉自己那颗心在深冷的水中缓缓沉没。
   
    .玉殒
   
    上元节,灯市如昼。石生哈了一口气,看着水气在面前消散。已经是申时了,察罕帖木儿还没有到。出了什么问题么?向四周望去,看到了正在烤白薯的屈大猷,卖花的余梦湘,拉二胡的陆枫南,卖唱的柳鞠儿,要饭的崔元清,大家都在漫不经心中流露出一丝焦虑。他看不见灵襄。按计划,灵襄将扮成舞姬,在醉天楼上单人独剑行刺察罕帖木儿。四周的行人手中都提着花灯,来来往往,像天河在缓缓流动。
   
    终于,他听到开道的鸣锣声。所有的人都跪倒在道边,陆枫南刚好在他的身边。马蹄声中,一行百余骑从西边徐徐驰来。经过石生的身边时,他忍不住抬头看去,只见田丰、王士诚正拥着一个人去了,石生只看到他高大魁伟的背影。忽然,他"感受"到一道目光,那感觉就像那天在聚德楼遇到向文生时一样。他扭头看去,只见一匹瘦马上,一个身披银袍的人正冷冷地向人群中扫视,狭长的面孔透出说不出的冷酷。
   
    是大内第一高手童罕!"身边的陆枫南轻呼道。石生的心一沉,他当然听说过这个名字。多年以来,童罕一直是反元志士的恶梦!几乎所有行刺元帝的计划都是被摧折在他的手中!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竟然会在这里出现!石生跪在那里,心中乱成一团。怎么办?灵襄的行刺还能成功吗?她一个人敌得过察罕帖木儿和童罕这两大绝顶高手吗?
   
    身边的陆枫南轻轻拉了他一下,他惊觉般地抬头,这才发现一行人已经登上了醉天楼,身边的人都纷纷直起身子。市集上又恢复了热闹繁华的景象。但在石生的眼中,一切都似乎凝滞了,他像身处于另一个时空之中,周遭的一切都充满了不真实感。他看到蟠螭口衔列星灯,那青色的蟠螭仿佛活了过来,鳞甲在缓缓开合着。又看到那九龙五凤的莲花恒满灯,那龙与凤在环绕缠绵。其余的白露转花、黄龙吐水、金凫银燕、浮光洞、攒星阁等都挂着飘渺的杀机,透出凄冷的艳丽。形形色色的人们手中提着形形色色的坊巷灯、莲花灯、鹿灯、琉璃球灯、方灯、月灯、小滚灯、马骑灯、琥珀灯、鱼什灯,所有的这些灯都是如此的黯淡。灯光将人们的脸映得惨白无血色。
   
    轰!"银色的烟花在天空中爆炸开来,人们纷纷驻足观赏。元兵们则一个个像铁样铸成的,纹丝不动。烟花点缀着天空,一朵又一朵。但是,所有的烟花都是银色的。直到一声巨响,那朵金色的烟花在天空绽放!"抛灯笼!"随着一声大喝,几乎街上所有的人都将手中的灯笼向天空抛去!数千盏灯笼在夜空中飞舞,划出亮丽的曲线,象流星雨光临大地。
   
    元兵们忍不住抬起头来,看这难得的奇景。就在这一瞬间,崆峒弟子们的剑出鞘了,雪亮的剑光划过元兵的咽喉,血光飞溅,元兵们稻草般倒下!街头巷尾,所有的人都拔出了兵刃,向元兵疯狂地袭击——除了石生。自始至终,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醉天楼。
   
    这一刻,应该是灵襄行刺的时刻,可为什么楼上一点动静也没有?他的目光落在一盏青色的琉璃灯上,那灯和其余的几十盏灯一样,被抛得好高,现在正飘飘向醉天楼顶落下。就在那灯即将落在楼顶的一刻,整个的醉天楼顶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爆炸开来。上千片黑瓦在气流中四散激飞,与落下的灯笼相撞,发出串串火花,如同数千青色的蝙蝠在夜空中捕食上万红色的飞蝇。在那漫天的黑瓦与灯火中,三条人影交错盘旋着向上升腾!石生一眼便看出中间那一身彩色宫装的正是灵襄!此刻,她手中的长剑化成一团银色的电芒与另两条黑影在空中交击分合!
   
    轰!轰!"又是两团烟花炸开。青色的月光,金色的烟花,银色的剑芒,交织成这夜空最灿烂的颜色!石生再也控制不住,双脚点地,身子纵起,在那楼檐上一点,又腾高了数丈,向那激斗的三人飞去。突然间,只见灵襄手中的剑芒电也似的一亮!左面那条魁梧的身影一声惨哼,跌坠下去。可是右面那人的一掌也同时闪电般地击在灵襄的背上。灵襄那曼妙的身形微微一窒,如同秋蝶般无力地飘落。
   
    师姐!"石生绝望地大吼一声,一把将灵襄的身子揽在怀中。他发现,灵襄的身子好轻,轻得没有一丝生命的感觉。同时,他发现自己在下坠,和自己的心一起,很慢地、茫然地下坠。他落在地上,不能置信地看着那再无任何血色的玉容,灵襄,死了?灵襄,死了。灵襄,死了!
   
    灵襄死了……
   
    从今以后,他再也看不到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听不见那清悦有力的声音!
   
    背后传来锐利的衣袂破空声。恍惚中,他听到一个脆嫩的声音在喊:"犀牛望月!"他满眼是泪,"凭水横江千帆过!"他悲愤地怒吼,手中的长剑划出一道完美的轨迹,随着他的愤怒与绝望,向身后抹去。背后的人轻轻"咦"了一声,闪避开去。月光下,石生看到童罕那张阴郁冷硬的面容。
   
    飞燕回翔!——雨重风轻杏花浓!"他再次大吼。身子腾空而起,手中剑化成万点银星带着无尽的恨意向着童罕撒去。
   
    童罕手指点出,指尖与剑尖相撞,发出金石般的声音。
   
    ……你说,我是戴这副银丝钮镶桃花刺的好看,还是这副玉嵌鸦鹘青的好?……""白猿献果——瀑乱青峰古木危!"随着吼声,那至轻的一剑突然化为至重的一剑,当头斩下!童罕显然没有料到石生的剑招变化如此之快,但童罕应变奇速,双手一合,将他的剑夹在手中!几乎就在他的剑被夹住的同时,石生突然弃剑,闪电般猱身而进。"雷霆乍展!雷行万里!雷荡九州!雷动天下!雷怒乾坤!雷撼云霄!雷满鸿沟!"随着他的吼声,起雷七诀,化剑为指,连续地刺在童罕的胸膛上!
   
    呃……"童罕踉跄着后退,手中紧夹的剑落下。
   
    剑道即天道,剑法即人法……你无法做到剑与意合,是因为你没有一颗出剑的心。""仙鹤亮翅!——云破秋池月华明!"石生一把操起掉落的宝剑,左手虚晃,右手剑与身合而为一,向童罕刺去。童罕看他剑势,知道抵挡不住,一个后翻,便要避开。同一时间,石生的剑突然脱手化虹而出,笔直地贯入童罕的胸膛!当石生落到地上时,刚好看到童罕那难以置信的眼神。
   
    ……那天从楼上掉下来的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是杀不了向文生的。"他想起了灵襄的话。现在,他终于明白到那天在聚德楼下灵襄接住他时的心情,明白为什么灵襄能将向文生斩于剑下。只是,他明白得太迟了。一时间,他觉得天地无限地扩大,而自己无限地缩小至无,只余下一撮痛苦的火苗在胸膛里灼灼燃烧。
   
    石生俯下身去,将灵襄冰冷的身子抱在怀里,一步步向城门的方向走去。处处仍是杀戮、仍是流血,但是这一切都已和他再没有任何关系。灵襄死了,整个世界便都死了。
   
    四周的风在轻声呜咽,石生茫然地抬起头,不知何时,空中已飞舞着片片雪花。
   
    石生伸出手,一片轻盈的雪花温柔地融入他的掌心。他轻声呢喃:"下雪了,师姐……灵襄。"忽然,一滴晶莹的泪水由灵襄那紧闭的眼中缓缓滚落,在她那苍白的脸颊上划出世上最美的痕迹。
   
    责任编辑:熊嵩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武侠时代-司马青衫 下一篇:侠女灵襄

优秀作品推荐

  • 大唐游侠传

    《大唐游侠传》是当代新派武侠小说家梁羽生先生创作的以唐代安史之乱为背景的武侠小说,整部小说叙述大场面、大悲剧的时代,表现铁血金...

  • 白玉老虎

    《白玉老虎》(后传《白玉雕龙》)作于1976年,是古龙后期的一个很有意义的创作,是他试图力挽狂澜却终于又重蹈覆辙的作品,但即使从没...

  • 碧血洗银枪

    《碧血洗银枪》是古龙先生1976年武侠作品。富甲天下的碧玉山庄以文才武略为择婿标准,应约前来的马如龙却被卷入了一场离奇的凶杀案中,...

  • 破浪锥

    破浪锥

  • 天街尘

    天街尘

  • 武陵春

    武陵春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