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逸谦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逸谦更新时间:2013-03-24 15:52:38字数:11222

    武林侠影新武器传说一。盘龙扁担□ 逸谦山道上,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正喘着粗气抹汗。他的肩膀上挑着一条扁担,两头各挂了一个大木桶,里面装满了水。他很累,但是很高兴,因为他挑的不是普通的扁担,而是著名的盘龙扁担。想当年,大侠常孝延凭着这条神奇的盘龙扁担打遍江湖无敌手,然后功成隐退。
   
    年轻人名叫唐三角,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救了常孝延的独生女常婷婷,所以常孝延破例每天把盘龙扁担借给他使用八个时辰,而且告诉他:"只要你每天在这八个时辰中必须完成任务,剩下的时间才可以研究盘龙扁担的秘密,直到你完全懂了为止。"每天的任务很简单:用这根盘龙扁担到山下河里挑水,装满五十大缸。最开始的一个月,唐三角根本就干不完活,只好先欠着,更没有时间研究。这根扁担太重了,压得他腰酸腿疼。
   
    虽然每天有四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但对唐三角来说并不够用,于是他去请教常孝延。常孝延笑着教给他休息的方法:"小伙子,欲速则不达,休息就好好地休息,干活就好好地干活,脑子里不要胡思乱想。"一个月过去了,他的脚步已经轻盈许多了。
   
    然后到了酷暑,他也熬过了这最难熬的两个月,而且能完成当天的工作量。
   
    随后的一个月里,他终于有工夫研究盘龙扁担的秘密了。可是,半个月过去了,他除了为它上面的精美雕刻所叹服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天刚蒙蒙亮唐三角就起床了,然后稍加洗漱,就跑到山上去敲常孝延的房门,准备借出扁担干活。
   
    往常,常孝延比他起的还要早,但是今天却敲了半天也没来开门。"生病了?"唐三角想着,一脚踹开了房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常孝延躺在床上,呼吸微弱,浑身鲜血淋漓。手筋和脚筋都被挑断了,身上的骨头好像也全被打断了。
   
    唐三角一手按住常孝延的太阳穴,一手按住他的人中,缓缓将自己的内力传了过去。半晌,常孝延终于醒来。唐三角问道:"谁干的?"常孝延低声道:"魔教,他们要问我盘龙扁担的秘密,我没有说。婷婷她……"唐三角道:"我现在就去救人。"说着转身奔了出去,他没有问这个垂死的老人盘龙扁担的秘密,这个时候问就是乘人之危,唐三角不是那样的人。虽然他明知道他这一走,盘龙扁担的秘密就会和这个老人一起葬入黄土。
   
    撕衣服的声音,婷婷的尖叫声,几个男人的淫笑声……唐三角一脚踹飞了门,门正打在一个魔教教徒身上,那人的后脊椎就和这扇门一起粉碎了。剩下的七个蒙面的黑衣人大惊,其中一个胖高个道:"老大,上次,就是半年前的那次,我们眼看就要抓住这个小娘们了,也是被这小子破坏的。"唐三角大喝了一声:"婷婷!屏住呼吸。"喊叫声中,前胸又中了一刀,同时,一把毒砂撒了出来,剩下的几个人惊叫道:"唐门毒……!"未来得及把话说完,就全都倒地身亡了。
   
    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常婷婷一下扑过来,紧紧地抱住唐三角,嚎啕大哭起来,唐三角轻抚着她的柔软而又散乱的秀发,低声安慰道:"婷婷,别怕。"忽然后背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但是并不疼痛,他本就是用毒用暗器的唐门中人,知道这是中了剧毒的感觉。
   
    那个女子根本就不是常婷婷。他想问:"你是谁,常婷婷哪儿去了。"但是倏地天旋地转,就倒下了。
   
    唐三角醒来的时候,混身上下都被拴上了粗重的铁链子,被关在石头围成的地牢里。一个女子被拖了进来,她的衣服只剩下一条一条的了,显然受过酷刑,而且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但是唐三角依稀可以辨认得出,那是半年来和他朝夕相处的常婷婷。
   
    几个赤着上身的彪形大汉走了过来,对唐三角道:"放了她可以,但是你得说出盘龙扁担的秘密。"唐三角道:"我不知道什么秘密。"打人的大汉淫笑道:"不说?好。"于是一盆冷水浇醒了常婷婷,挪开她仅寸的几片衣衫,用粗糙的大手去摸她。唐三角闭上眼睛——七尺汉子,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在身边被人糟蹋,却无力保护,那是什么滋味啊!他忽然大喝一声:"快杀了她,再杀了我。我不是唐门嫡亲的弟子,知道的都说了,要不然我出来研究盘龙扁担干什么?"大汉停下了,常婷婷被拖出去了。
   
    次日,一个大汉送来一篮子丰盛的食物,唐三角一眼就看出食物中并没有下毒,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他道:"朋友,做做好事,能不能让我吃得舒服些。"那大汉想:"反正马上就推出去砍了,也不怕他跑了。"于是只给他留了手铐和脚镣,把其它的链子都卸了下来,唐三角狼吞虎咽吃完,忽然双手用力,绷断手铐,那大汉惊得都没有叫出声来就归西了。唐三角拉断脚镣,一路杀了出去。
   
    半年的挑水历练使他功力大进,加上他对机关暗器的熟悉,使他得以轻松地救出常婷婷,杀出地牢。一路狂奔而去!平时挑几百斤都能快步如飞,今天只背了一个常婷婷更没问题。
   
    奔了半天,该休息了,唐三角把常婷婷放在地上,给她裹上自己的衣服,常婷婷抓住唐三角的手,哽咽道:"三哥,我对不起你,我被他们……"唐三角含泪道:"没什么,咱们这就另找个一个隐蔽的场所过一辈子。"常婷婷道:"我告诉你盘龙扁担的秘密……"说完,黑色的血从常婷婷的嘴角流出,她的午饭原来是被下了毒的。
   
    唐三角把盘龙扁担放入常婷婷棺中,葬了。他耳边响起常婷婷最后的声音:"盘龙扁担没有什么秘密,它只能用来提升人的轻功和内力,强壮人的体魄。可是有些人总以为它有什么秘密,宁愿看着它胡思乱想,也不去自己努力……"二。火云鞭一个年轻人在细雨中悠然赶路。他身穿蓑衣,背负宝剑,脚步轻盈。他叫顾斜晖,此行的目的是要去消灭江湖第一大盗——火云鞭楚含星,听说他住在含星谷,那是一个江湖人士谈之色变的地方,因为去过那里的人全都没有出来过。
   
    天黑的时候,顾斜晖找了一家小客栈投宿。客栈冷冷清清,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板娘。他洗了脚,看见烛光晃动,触景生情,吟道:旅馆无良伴,凝情自悄然。
   
    寒灯思旧事,断雁警愁眠……
   
    这时候门开了,一个绝色佳人走了进来,她的那双闪亮的眸子,娇媚无比,勾魂摄魄。顾斜晖愣住了。他一直以为师姐是世间最美的女子,可是从见到这女子的那一刻起,他就不由自主的痴住了。那女子忽然双眼含泪,声若莺啼,楚楚可怜地道:"小女子方戚戚,拜见顾公子。"顾斜晖奇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方戚戚道:"是老板娘告诉我的。如今小女子有事相求,如果公子能够答应,小女子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说着盈盈下拜。
   
    顾斜晖忙将她搀起,方戚戚道:"公子可是答应了?"顾斜晖凝视着她的眼睛,居然不问情由地一拍胸脯,朗声道:"姑娘请说,顾斜晖一定照办。"方戚戚思索再三,道:"帮我杀了火云鞭楚含星。我未婚夫半年之前只身进入谷中,至今未归,只怕是真的又应了江湖上的传言:'含星谷,吃人不吐骨;火云鞭,见者必归天。'"她抽泣了起来,玉肩起伏颤抖。顾斜晖不由自主地扶住她的香肩,只感觉入手好似无骨,方戚戚轻轻地把头靠在他结实的肩膀上,一股沁人心脾、如兰似麝的淡淡幽香传入顾斜晖的鼻中,顾斜晖好像醉了。他们就这样呆着,直到蜡烛熄灭。
   
    顾斜晖道:"方姑娘,这不太方便,你是不是……"方戚戚微嗔道:"你是不是要赶我走?"顾斜晖道:"男女有别,我怕玷污了姑娘的名声。"方戚戚倒在他的怀里,低声道:"我马上就是你的人了,别人还能说什么?"顾斜晖轻轻地推开她,方戚戚嗔道:"怎么,难道你嫌我长得丑吗,难道你有妻子了吗?"顾斜晖道:"姑娘美如天仙下凡,我现在也是单身,姑娘能委身下嫁,不知道是我顾斜晖几世修来的福,但是火云鞭楚含星还未死,我还没有履行我的诺言,所以现在不行。如果我这次能侥幸杀死楚含星,到那时姑娘想不嫁我都不行了。"方戚戚一笑,漫步走了出去。
   
    次日一早,顾斜晖上路了。
   
    他在路口碰见了方戚戚,她穿着粉红色的薄衫,玉肌似隐实现,令人心动不已。她背着个小包袱,腰间丝带中斜插着一把银笛。
   
    顾斜晖道:"你干什么?"方戚戚道:"和你一起去。"顾斜晖道:"不行,很危险的,呆在客栈里,等我回来,快,听话。"方戚戚眼圈湿润,她道:"我虽然还没和你……但心里已经是你的人了,我死活也要和你在一起。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我略通音律,到时候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很快,他们到了含星谷口。一个樵夫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顾斜晖二话不说,出剑就刺,那樵夫抽出扁担,使的是鲁智深风魔禅杖的功夫,竟然是个武功绝顶的外家高手。
   
    顾斜晖不敢硬接,只得绕着他打转,忽然方戚戚那悠扬的笛声响起来了,那樵夫忽然似中了魔似的,随笛声舞了起来,顾斜晖事先塞住了耳朵,所以无碍,这时瞅准机会,猛刺一剑,那樵夫武艺精纯,受伤不重,而且立即清醒,一转身就逃了个无影无踪。
   
    就这样,他们"联手"杀伤了四大高手,终于来到山谷中央,见到了楚含星,他是个高大的汉子,手里拿着一跟血红的钢鞭——火云鞭!
   
    火云鞭舞起来风声大做,烟雾迷茫,顾斜晖看不清楚对手的位置,听不见对方出招的方向,忽然间笛声响起,好像在指引着顾斜晖,顾斜晖毫不犹豫,向笛声指引的方向猛刺一剑,中了!
   
    烟雾散去,一个娇弱的身躯倒下了,顾斜晖刺中的竟然是方戚戚!楚含星哈哈大笑,忽然间寒光一闪,顾斜晖的剑飞刺过来,好快的剑!楚含星竟然来不及反击,只能招架,这样一来,火云鞭威力大减。顾斜晖步步进逼,楚含星节节后退。
   
    终于,楚含星敌不住了,他撒腿就跑,顾斜晖哪能再容他腾出手来?随后紧追不舍。他们的轻功半斤八两,一起出了山谷,先后冲进了那家小客栈。
   
    楚含星忽然大叫一声,转身猛打,风云又起,顾斜晖迷茫之中使开夜战八方式,十几招过后,噗的一声,竟然刺中了!
   
    风声渐止,白烟散去,楚含星竟然不知去向,只留下老板娘的尸体。原来又杀错了。
   
    顾斜晖把老板娘的尸体拉了出去,挖了个小坑,准备埋葬,忽然,他发觉老板娘的脸色有异,他在老板娘的脸上摸索,忽然又撕下一张皮来,下面的脸让他大吃一惊——竟然是那个樵夫。
   
    顾斜晖回到谷中,受伤的方戚戚还倒在那里,他急忙跑过去,点了她伤口边的穴道。
   
    方戚戚的眼睛睁开了,像昨天晚上一样,充满了娇媚和诱惑,顾斜晖道:"你……"方戚戚低声道:"你杀死楚含星了吗?"她很虚弱。
   
    顾斜晖道:"没有。"方戚戚忽然解开了自己的衣带,道:"我快不行了,我现在就履行我的诺言……"顾斜晖道:"不,你不会有事的。何况我还没履行我的诺言。"他们互相凝视着,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忽然"啪"的一下,顾斜晖听见自己腿骨碎裂的声音,他回头一看,赫然是楚含星站在那里,手里拿着火云鞭。他道:"你们只能活一个。"顾斜晖毅然道:"你杀了我吧。"楚含星往脸上一抹,竟然就是那个老板娘,只不过比顾斜晖见过的要年轻很多。她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个美女。
   
    顾斜晖道:"为什么?"楚含星道:"不为什么,只为了保护我的女儿。人们都以为楚含星是个汉子,其实他们都错了。"顾斜晖道:"所以他们都死在那个客栈里了。"楚含星冷笑道:"如果他们不是对我女儿意图非礼,也许能活得长些。"她叹息道:"我总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想到却碰见了你这么个君子。"顾斜晖道:"你错了,我也动心了,只不过有些事情是不能草率的。"楚含星道:"你爱她吗?"顾斜晖坚决道:"我爱她!"楚含星道:"现在你知道她是我的女儿后,还真心的爱她吗?"顾斜晖道:"是的!永远!"他盯着方戚戚,方戚戚正用欢喜而略带歉意的眼神看着他。
   
    楚含星道:"那你能保守这里的秘密吗?为了她。"顾斜晖道:"可以。"楚含星道:"那好,你把左臂砍下来。"顾斜晖毫不犹豫地挥剑就砍,楚含星忽然用火云鞭架住,只碰得火星四溅,他是真的用力了。
   
    楚含星道:"好,我成全你这个守信用的人,如果你将来对她不好,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她忽然举起火云鞭向自己的头上砸去,立时毙命。她成全了顾斜晖,因为他说过:不杀了楚含星就不娶方戚戚。
   
    三。烈火弹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邱誉典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所以他开始念起这首他最喜欢的《关雎》。想到明天中午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她,他怎么能睡得着?
   
    她就是他的恩人小玲。邱誉典是曾南拳门的第一高手,素有南拳王的美誉,号称打遍江南无敌手,门徒众多。徒弟多了,吹捧他的人也多了,他也开始飘飘然了。
   
    然而,那次武林大会,他却败在了衡山派大侠卢天鸿的手里,一向心高气傲的他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打击,他觉得没脸回去教徒弟了,把掌门人的位子传给了武功人品都不错的三弟子后,他退隐了。然后,他开始荒废武功,成天喝酒,而且一喝就烂醉如泥。
   
    他的仇家们慢慢地集中在一起,他们商议道:"邱誉典原来是江湖公认的十大高手之一,现在却像一条死狗一样,正是杀他报仇的好时机会。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万一…… 所以,我们要请烈火弹龚火出马。 听说他也心高气傲,不屑与他人为伍。江湖上甚至没人知道龚火是男是女。 只要能杀邱誉典,我也可以破例。"众人回头,一个带着铜面具的人阴森地站在那里,他说话的声音听不出是男是女,只是很尖锐,很难听。"怎么,你们不相信?"他手指一弹,一个珍珠似的小球打了出去,只听"轰隆"一声,一棵两个人都抱不住的大树被炸成了两截。
   
    众人惊骇不已。
   
    邱誉典像往常一样,坐在酒馆外面的棚子下,喝着烧刀子,他的脸已经通红。忽然,他看见十几个汉子走了过来,很眼熟嘛。是谁?他的脑子已经很麻木了,但是,他终于认出来了,这些都是他的仇人。
   
    邱誉典笑了,很开心,他的舌头已经短了:"你们来得好,来,一起喝…… 一起喝,哈哈……邱誉典,你的末日到了,你知道酒里放了什么吗 嘭"的一声,那个人被打飞了,脊椎骨粉碎。
   
    剩下的人大惊,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逃走了。邱誉典一拳一个,把他们全都打倒了。
   
    中了南拳王的神拳,无论是谁都死定了。就连卢天鸿也不例外,何况他们了。
   
    剩下的最后一个人绝望地叫道:"龚火!你在哪里,他已经中毒了,你怎么还不出手。"这个人居然中了一拳还没有死,邱誉典知道自己已经毒发了,他飞起一脚,把这个人踹飞,自己也站立不稳,很快就倒下了……
   
    但是,他并没有死,他被救了,救他的是个小姑娘——邱誉典的眼睛已经失明了,但是他听得出。她叫小玲,声音像银铃一样动听。邱誉典已经快四十了,还是孤身一人,因为他要保持童子身,他练的是童子功,正是靠着这种难练而又厉害的功夫,他才没有被毒死。小玲细心地照顾他,喂他汤药饭水,给他擦拭身子,还给他讲故事。邱誉典操劳一生,直到今天才知道人生除了习文练武以外,还有这种乐趣。
   
    他高兴极了,他向来不爱说话,但是现在话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滔滔不绝。他给她讲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弟子们,武林中的奇人轶事。有一次,他居然握住她的滑嫩的小手,给她念起诗来。就这样,他们度过了半年的时光,这半年中,小玲不时的出去卖他们编的竹筐以维持生计。邱誉典就在门口等候。这个时候,他已经变得灵敏的听觉总能感觉周围好像有一个人在盯着他,他盘腿坐在地上,好像入定了,睡着了,其实他正在修炼童子功,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邱誉典了,他现在怕死——死了就听不见小玲那银铃般的笑声了,他更怕他死后小玲受坏人的欺负。
   
    后来他的徒弟终于找到了这里,并带他去见神医,邱誉典恋恋不舍地走了,他最后的一句话就是:"今年中秋的时候,我一定回来,不管我的眼睛怎么样了。"小玲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正午,村口,我挂着你送我的玉佩。"邱誉典的眼睛终于治好了,治病期间,他在梦里每时每刻都是小玲,小玲是那么的年轻、美丽,她头上插着玉钗,腰里挂着玉佩,身穿粉红色的裙衫……
   
    中秋那天一早,他就来到了村口。他坐下来等待着,心情万分焦急,恨不得一拳把太阳打到天空正中。他就像一个头一次约会的小伙子一样不安。
   
    终于快到正午了,他插在地上的木棍的影子已经很短了。这时,从村口走来了一个姑娘,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正是他梦中情人的样子。她穿着粉红色的裙子,居然也和他梦中想像的一样。他刚想冲过去,但是却发现她的腰间除了嫩黄色的丝绦外什么也没有。莫非……莫非她把他的玉佩给丢了?忽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
   
    小玲!邱誉典高兴地转过身来,但是瞬间他就觉得好似冷水浇头:来的女人足有三十多岁,又矮又胖,面目黝黑,而且脸上伤痕累累,走路一瘸一拐,只有一双手,还很细嫩。她穿的是一件黑色布衣,蓝色的腰带上别着一块玉佩。
   
    小玲?小玲!邱誉典太失望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瞬间,他想逃走,又想把自己的眼睛捅瞎。一瞬间,他又想追逐前面那个女孩子,凭他的地位、名望、武功、文采,什么样的女孩子追不到?但是,是她救了自己,带自己走出了消沉的状态,是她给了自己的新生,自己该怎么办?
   
    邱誉典知道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小玲,他知道小玲也爱他,终于,又是一瞬间的事,他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小玲,他忽然觉得她不是那么丑了,他一直就没见过她,一直爱的就是她的心灵,他这样想着,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过去,抓住小玲的双手,他真诚的叫道:"小玲,怎么了?不认识我了?我是邱大哥啊。你看,我的眼睛治好了,我们现在就走,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小玲道:"我在这里待惯了,你能为我放弃南拳门吗?你能陪我在这里编竹篓,卖竹筐吗?"邱誉典笑了:"能,地位、金钱于我来说都是身外之物,只有你是最宝贵的。"他现在觉得小玲已经不丑了,他又抓住了她的手。
   
    忽然见她叹了口气,叫道:"小玲,你赢了。"邱誉典惊诧中,先前那个穿粉衫的漂亮女孩子转了回来,她笑道:"哥,怎么样,我说他是真心对我好,不管我是什么样子的吧……"黑衣人甩开了邱誉典的手,在自己脸上一抹,邱誉典大吃一惊:"龚火!是你!"他回头看了看小玲,小玲忽然严肃道:"我就是他的妹妹龚小玲,你现在还要我吗?"龚火冷笑道:"你如果要我妹妹,就得答应我的条件。"邱誉典毫不犹豫地道:"你说,小玲我要定了。"龚火道:"你还记着咱们的之间的恩怨吗?你只要站着别动,让我往你身上打一枚烈火弹,我就让她跟你走。怎么样?"龚小玲叫道:"哥,你怎么……"话未完,她就被点了穴道。
   
    烈火弹出手,邱誉典睁着眼睛,他要在死前亲眼看看烈火弹的威力。
   
    他中弹了,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龚火解开小玲的穴道大笑而去。小玲一跃而起,搂住邱誉典,亲吻着他,笑道:"你终于通过了所有的考验。"邱誉典笑道:"如果通不过会怎么样?"小玲狡黠地笑道:"这里的地下有炸药,他只要用一颗真正的……"远处传来了龚火的声音,解答了邱誉典最后一个问题:"你奇怪吗?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四。风魔弓"风魔弓是传说中的第一远射武器。我们一定要找到它。"苗心儒道。
   
    那名叫易南春的白发老者叫道:"那你是什么意思?我现在是武林盟主,已经代表各大门派和幽冥教签定了和约,双方约定维持现状,互不侵犯。幽冥教教主和我可都是画了押的。"苗心儒还是平心静气地说道:"不错,盟主说得对。可是,未雨绸缪总比临渴掘井好吧?如果我们不找风魔弓,等魔教找到了,对我们是多么大的威胁啊?"易南春叹了口气,说道:"好,你去找吧,可是我告诉你,现在没有多余的人手给你。"苗心儒终于露出了微笑,他说道:"好,只要您同意了,我一个人就够了。"这个倔强的年轻人终于在满意后说出了个"您"字。
   
    怎么预备了两匹马?"苗心儒问马夫。
   
    马夫还没有回答,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是我让他预备的。我要和你一起去。"一个秀丽绝伦的少女从一边闪了出来。苗心儒一阵心动,又是一阵感动,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他说道:"不行,胡闹,兰琴,你知道这有多么危险吗?"兰琴噘起小嘴道:"我不怕,再说,还有你保护我呢。你和爷爷的话我都听见了。你看,我都准备好了。"她说着就优美地转了个圈。她内着劲装,外穿蓝色短裙,披着带帽子的斗篷,一个青色的小包袱斜挎在胸前,她手里拿着她祖父易南春送她的"点水"宝剑。
   
    两个人,两匹马,就这样上路了。
   
    易兰琴忍不住问道:"你知道风魔弓在哪里吗?"苗心儒道:"我不知道,但有人知道,我知道那个知道风魔弓在哪里的人在哪里。"易兰琴"噗"的一下笑了出来:"这话怎么这么拗口啊。"苗心儒也笑了,他很少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冒险,一路上都是欢声笑语,他真想摸摸易兰琴温软的小手,可是他不敢。
   
    易兰琴又问道:"风魔弓到底是一把什么弓?找到它有什么用呢?"苗心儒道:"那是一个神奇的传说:风魔弓是当年郭靖大侠驻守襄阳的时候用的,郭大侠曾用这把弓射杀敌军将士无数,大概当时宋朝气数已尽,最后,襄阳还是失守了,郭大侠临死前用自己的鲜血涂满了这把风魔弓,向天祈祷,并用它射杀了敌人的主帅和他的十八个精锐卫士。"易兰琴道:"哇,他真厉害,临死前还射了这么多箭。"苗心儒道:"不是'这么多箭',是一箭。"易兰琴张大了嘴:"只一箭?"苗心儒道:"不错,一箭,郭大侠号称射雕英雄,那些卫士早就防着这一招,他们看见郭大侠发箭,于是就在主帅前面站了一串,但没想到十九个人一起被穿了个糖葫芦。"易兰琴道:"太夸张了吧。"苗心儒道:"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找到它。不管故事是怎么样的,这把弓是存在的,我的一个朋友就知道这弓在哪里。"易兰琴道:"你的朋友叫什么?"苗心儒道:"西门吹灯。"易兰琴道:"西门吹灯?和西门吹雪是什么关系。"苗心儒笑道:"据说,不,传说,不,听说,西门吹灯是他的后代,直系的,嫡亲的。"易兰琴也开心地笑了,她觉得,这个大哥虽然并不英俊,但是很有意思,对她也十分的照顾,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但是,她自己也不知道那感觉是什么。
   
    翻山越岭。
   
    他们在一个小木屋的门前停下了。
   
    易兰琴很高兴,跳下马来,推门就要进去,苗心儒一把把她拉住,易兰琴这才冷静下来:里面有打斗的声音,难道魔教真的比他们早到了一步?
   
    苗心儒在易兰琴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交给你个重要的任务,不要让敌人跑了。"说着,他就冲进去了。
   
    易兰琴很骄傲的呆在外面,因为她感觉自己终于可以独当一面了。
   
    打斗的声音大了起来,后来则是一片寂静。易兰琴等了半天,不见有敌人出来。又等了半天,苗心儒也不见出来,她忽然感觉到恐怖——这是她第一次单独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祖父易南春是武林盟主,她平时有恃无恐,虽然不是十分刁蛮任性,却也有年轻人的通病——骄傲自负。
   
    可是,为什么苗心儒不出来呢?她感到害怕,于是喊了起来:"心儒,里面怎么样了?"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她咬了咬牙,拔出宝剑,踢开门就冲了进去。屋子里凌乱不堪,桌椅倒塌,瓷器粉碎,可是没有尸体,没有血迹。
   
    易兰琴摸索了半天,终于发现机关就在被她踹开的门上,多么精巧的构思啊:制造机关的人把机关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表面上很蠢,其实却是很巧妙的。
   
    机关是一块小木销,可以拔出来拧,但是却不知道向哪个方向拧,拧几下,拧错了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后果?
   
    易兰琴不敢轻举妄动了,她想:"就在这里等等吧,真是急死人了。"她扶起一把椅子,坐了下去,可是,椅子却塌了,她摔了一个四脚朝天。但是,最让她恼怒和难堪的并不是她摔了一下,而是苗心儒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而且看到了这一幕,笑嘻嘻地拉她起来。
   
    她怒道:"你到哪里去了?"苗心儒赔礼道:"对不起,我是关心朋友,他把敌人引到地道里去了,但是敌人实在太厉害,西门吹灯虽然开启了发射暗器的机关,还是被对手打中了要害,幸亏我们及时赶到了。"易兰琴怒气逐渐平息,因为她的好奇心掩盖了她的怒气,她说:"那让我见见你的朋友吧。"苗心儒道:"那可难了,他受伤以后,搬动了机关,下来了一道石门,把他和外界隔开了。他说现在外面太危险,他要在里面养伤。不过,他把埋藏风魔弓的地点告诉我了。跟我来——"
   
    真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两面是高山,旁边是流水,遍地是鲜花,真似仙境一般。"易兰琴赞叹道。
   
    苗心儒笑道:"只盼别成了屠宰场。"易兰琴娇嗔道:"胡说些什么啊?煞风景!"她说着摘了一朵野花带在头上。
   
    苗心儒却没有看她,他在计算着地点,终于,他停住了,拿出随身带的铲子挖了起来。
   
    不久,他挖出一个很长的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一张很长的弓,黑紫色的弓!涂满了大侠鲜血的弓!无坚不摧的风魔弓!
   
    收起风魔弓,两个人还没走到谷口,苗心儒的脸色已经变了。
   
    从谷口冲出来几百人,都是蒙面人。但是,从他们的衣服可以看出来:幽冥教!
   
    一个首领模样的人喝道:"把弓交出来!"易兰琴对苗心儒道:"幸亏来之前买了一张弓和几十支箭,这回可真派上用场了。不过,这里只怕真的成屠宰场了。"苗心儒忽然点了她的穴道,朗声道:"我是教主派的卧底,大家是自己人,快请教主出来,我把易南春的孙女和风魔弓一起献给教主。"易兰琴又叫又骂,可是没有用。
   
    首领道:"教主没有来,你把东西和人交给我吧。"苗心儒把风魔弓抛了过去,笑道:"给,这就是风魔弓。兄弟是哪位啊,实不相瞒,我其实是要教主把人赏给我,所以……人不能交给你。"那首领看了一下手中的弓,确实与众不同,黑紫色的风魔弓格外的沉重。他正走神,苗心儒忽然拉开了自己买的弓,当头一箭将首领射倒,同时解开了易兰琴的穴道。然后,他拉圆了弓,一箭射去,射穿了四个人!
   
    那首领没有死,因为苗心儒射第一箭的时候分神了。首领叫道:"杀了他,那把才是真正的风魔弓!"易兰琴忽然惊叫了起来:"爷爷!"那首领正是易南春,他情急之中忘了改变嗓音。
   
    易兰琴叫道:"为什么?"苗心儒道:"很简单,他一直就是在跟魔教勾结,出卖武林同道的利益,只为他个人享受和挥霍,我一直奇怪,为什么自从他当了武林盟主之后,我们就变得十分被动,最终不得不和魔教求和,而他,又因为'成功的说服了魔教'而成了英雄!"易南春道:"你既然知道了,还想活着出去吗?"苗心儒道:"不想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是怎么跟踪我们的?"易南春一摆手,后面一个人牵出一条狗,是易兰琴养的,它当然熟悉易兰琴的气味。
   
    易兰琴忽然挡在了苗心儒的身前。她叫道:"爷爷,放了他吧,我保证他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的。"易南春道:"你怎么保证?"易兰琴一咬牙,说道:"我今后,一辈子都和他在一起。"易南春看了看她,半晌,他道:"好,只要他把那把真正的风魔弓交出来……"苗心儒道:"那你把我那把祖传的弓还给我。"双方同时把手中的弓抛给对方。易南春一接到弓,立刻发了一箭,正射中了易兰琴的前胸,但是,并没有射穿!
   
    苗心儒大吼一声,箭如雨出,每箭必杀两人以上。
   
    易南春又中了一箭,这回,可是致命的,他倒下的时候,睁大了眼睛,脸上充满了惊异。苗心儒跑过来,折断了自己手中的弓,又折断了易南春手中的弓,然后他在地上随便拣起一把普通的弓,一箭射出,穿了三人!
   
    真正的神奇不是武器,而是用武器的人。
   
    易南春终于闭眼了。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侠女灵襄 下一篇:新月钩

优秀作品推荐

  • 鹿苑书剑

    鹿苑书剑

  • 情人箭

    《情人箭》为古龙1964年的作品,1976年修订,出汉麟版,改名《怒剑》并在大华晚报于1979.5.29至81.2.16连载。

  • 欢乐英雄

    《欢乐英雄》为古龙后期代表作之一,是古龙个人最喜欢的一部作品。书中描写着重友谊、人性,描写武林大侠以外平凡不起眼的故事,是一本...

  • 千门公子

    人,既无虎狼之爪牙,亦无狮象之力量,却能擒狼缚虎,驯狮猎象,无他,唯智慧耳。——《千门秘典》

  • 破浪锥

    破浪锥

  • 李小小列传

    李小小列传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