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水中人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水中人更新时间:2013-08-25 16:57:34字数:

这个世上我只欠一个人的债,情债。

    武林中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却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因为我是唐门的主人,一
个永远都穿着白色的长袍,戴着苍白如纸的面具的神秘女人。从来没有人见到过
我的真面目。

    四川唐门。这四个字本身就有一种奇特的力量,足以让提到它的人立刻神色
惊恐地放低声音。传说中,唐门的毒药可以杀人于无形,一粒在阳光中飘浮的尘
埃、一张被风吹到你肩头的叶子、一朵散发着香气的花儿,都可能是你生命的终
结者。而唐门的主人,毋宁说,就是死神。

    真正的毒药是无形的,那就是人们的恐惧,只有让别人的心乱了,毒药才会
进入他们的心里。这,是父亲把唐门交给我的时候说过的话。从那时起,我就带
着这样的面具了。神秘与恐惧,永远是联结在一起的,因此,我决不会在人前除
下我的面具。面具下的那张脸是什么样的?年轻还是苍老,美丽如仙子还是丑陋
如恶魔?没有人知道。

    可我知道。我会在月色明亮的夜里,一个人赤着脚,跑到山间的树林里,在
那儿,青草软软,覆盖着一片片的叶子;夜枭在树顶低低的叫,溪水像银子一样
闪闪发光,发出细碎的欢快的声响。除下身上的一切衣饰,没进清凉的溪水中,
可以不顾一切地大笑、大叫,唱着偷偷学会的山歌。这一刻,世上只有我自己,
一个在山涧沐浴的平凡女子。

    直到那一天,我遇见了他,那个肩上背着一柄破烂的长剑,穿一件同样破烂
衣衫的少年。他站在那里,有点目瞪口呆地望着湿淋淋的我。月亮的光洒下来,
林中飘着薄薄的雾,在月光下变成有形的丝网,让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

    我本可以杀了他,只要挥一挥手。唐门的人即使赤裸着身体也是危险的,我
有三十二根浸过毒汁的头发,每一根都可以让一个武林中的顶尖高手猝然死去;
指甲里也有足可以让一个村庄的人同时毙命的毒粉,但在那一刻,我并没有出手。
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神,他那样望着我,充满着赞叹和欢喜,仿佛他看到的,是
上天的杰作。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我,从来没有。五岁那年,我曾经捉到过
一只蜻蜓,一只有薄得透明的双翼和一双同样透明的大眼睛的红蜻蜓,那么美。
我爱不释手地看着它,正当我伸出手去抚摸它的头时,它挣扎了一下,然后,那
个头颅就从纤细的身体上掉了下来,我的手上,只留下一对透明的眼。在那以后,
我从不愿正视别人的眼睛。

    那一天,我们凝望、对视,很久很久,在他的眼底我看见了自己的影子,苍
白、纤细而柔弱,像月色下绽放的百合。那个影子真的是我吗?

    他不知道我是谁,我对他说,我叫唐小鱼,住在这附近的村庄里。他相信了,
并且以为我不会武功。他给我看他肩上那柄破剑,告诉我这是他师傅临终时交给
他的。他要凭着这柄剑闯出一片自己的天下。“没有人认识我,不过,总有一天,
江湖上的人都会知道我的名字!”他大声说,脸上是深信不疑的神色。

    他快活而单纯,生气勃勃,总是在笑,又象是永远有用不完的精力,仿佛世
界上所有的烦恼都与他无缘。他在山林中舞剑,他的剑法我叫不出名字,的确很
不错,甚至比我见过的大多数剑客还要好。可是,一个剑客要成名,实在不是一
件容易的事。每一年每一天都有像他这样雄心勃勃的年轻剑手踏入江湖,而绝大
多数都在未成名之前死于阴谋、毒药或者围攻。这就是江湖,最真实的江湖。关
于江湖的法则我早已明白,而他并不知道。






    这一天,他约斗了无双剑客。他是那么兴奋,将那把剑仔仔细细地擦了又擦。
“小鱼,等着我,我一定会赢的。我要把他的剑送给你。”他笑着对我说,那笑
容我愿用世上所有的一切去留住。

    傍晚时分,我站在树林里,等着他。然后,我看见了他的笑容,在那一刻,
我飞奔过去,将自己的身体没在他的怀里。

    他赢了,那把赢来的剑他转送给了我。他告诉我那个无双剑客是怎样在第一
千招的时候露出了破绽,他又是怎样在这一刹那洞穿了他的咽喉。我微笑聆听,
却没有告诉他是谁帮助他解决了无双剑客埋伏在林中的帮手,而那个破绽的出现
其实是因为一枚小小的绣花针。我抚摸着他送给我的那柄剑,剑狭长、光滑而冰
冷,在剑柄上还残留着他手指的温度,暖暖地,熨在我的心里。

    这一年,他约斗了十位江湖上有名的高手,给我带回了十柄剑;第二年的春
天,他已经成了江湖上有名的剑客。

    他仍然不知道我的身份,然而有一天,也就是他将第十柄剑交到我的手上的
那一天,我看见了他脸上的阴云。

    “我要离开了,”他说,“去京城,那里有一个号称天下无敌的剑客,我要
去挑战他。”突然,他伸手,握住了我的手:“你……跟我一起去,好吗?”

    我望着他,他的眼神热切,象一团火,而在那一刹那我的手是凉的,冰凉。
我想和你一起走,很想很想,想得心也会挣扎着痛。但我不能,因为我是唐门的
人,我是唐门的女主人。唐门主人不可以纵容自己的情感,她是白色的幽灵,冰
冷而神秘,她是唐门的象征。就算她死去一千遍,化成了灰扬成了尘,那灰尘上
也烙着永生不灭的印记。

    他松开手,眼中的那团火也熄灭了。“再见”,他说,然后转身,头也不回
地大踏步离开了。我一个人站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月亮将我的影子拉得很长,
风吹在身上,有一种彻骨的寒意。而这时是初夏,山上的野玫瑰已经悄悄地开了,
散落着零星的白色。

    他走了很久,一直一直没有他的音讯。我派出了门下弟子打听他的消息,却
只知道他失踪了。每个夜晚,我都会到林中等他,等月亮从树梢穿过,最终落下;
等鸟儿在林中窃窃私语,逐渐归于宁静。风里还回荡着他快活的笑声,而他却再
也没有出现。

    直到那一天,远远地,我看见了一个人影,模糊却熟悉。那一刻,我狂喜飞
奔。

    他的脸色憔悴,笑容却依旧。那熟悉的、让我魂牵梦萦的笑容,我本该扑进
他的怀中,用最缠绵最热烈的吻融化那笑容的,可是就在这时,我见到他身边站
着一个同样笑着的女子。

    “这是叶儿。我在决斗中受了伤,是她救了我,她……她答应跟我一起走。”
他说。声音就在我的耳畔,听起来却依然遥远,象是相隔了几个世纪。那女子长
相清秀却平常,脸上有怯怯的表情,眼中却有一种我从来都没有过的感情——幸
福。那么纯粹那么简单的幸福,在她看着他的时候。这样的眼神让那张平淡的脸
发出一种让人心动的光芒。

    无语。我转头,看花。花在落。白色的花瓣静静地在风中舞,真正的舞,每
一片有每一片的风姿,翩翩如蝶翼,美得让人疑惑: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美
丽的花儿?

    那一晚,我第一次喝了酒。酒的滋味原来是这样:入口时辣而刺激,然后,
就像一团火,慢慢地烧下去、烧下去,象是要让五脏六腑都燃烧起来。那是一种
残酷的快乐,仿佛可以将一切毁灭,又象是能够让一切重生。我惊奇地发现,原
来这竟是我想要寻找的感觉。

    他决定和叶儿成亲了。叶儿。叶儿。叶儿……我千百遍地念着这个名字。这
个名字是针、是毒,一针下去就有一针的疼痛,而世上如果有一种我不能解的毒
药,那就是情毒。它可以慢慢地、在每一个黄昏每一个黑夜每一个白天腐蚀你的
心,啮咬你的灵魂,让你不得安宁,让你烧灼着、疼痛着、颤栗着沉下去。就像
走在暗黑的没有尽头的长廊里,而自己清楚明白地知道这一生里永远也找不到出
口。

    我戴上了我的面具。

    她看起来很害怕。不论是谁,在满怀着幸福和羞怯试穿嫁衣的时候,如果看
见一个白色的人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定会觉得恐惧。何况他不在家,刚
去了市集。看着她苍白着脸,打着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
疲倦也很滑稽。我,唐门的女主人,居然被一个如此平凡的女人击败了么?

    毒。剧毒。

    我静静地看着她,她发出可怕的呻吟,那张原本温柔文静的脸此刻早已扭曲,
没有看到过的人绝想象不出那是多么恐怖的景象:每一根肌肉都扭曲着,在薄如
蝉翼的皮肤下面游走成最不可思议的形状。她的眼睛望着我,睁得很大很大,眼
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精细而透明,象是一件用琉璃制成的工艺品。让我想起
很久很久以前见过的那只蜻蜓,当它的头颅离开它的身躯时,它也是这样瞪着眼
望我。

    你必须死。我看着她,更确切地说,一个从躯体中游离的我站在云端看着这
两个女人:一个受害者正在垂死挣扎,另一个是凶手,白色的衣裳,白色的面具,
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然后,那个挣扎着的人抽搐了几下,安静了,永远地安静
了。而另一个从她的身边走过,脚步轻如幽灵。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了笑,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是唐门,是唐门的毒毒死了她。我要找到唐门,为她报仇!”

    我低下了头。野玫瑰的花瓣已经落尽,只剩下半枯的枝干。

    我接到了他的挑战书,他要与我生死决斗。他一定会奇怪,为什么平素从不
接受江湖人挑战的唐门主人会这么痛快地答应了他,就像他不知道,那白色的面
具下隐藏着的,是一张他曾经最熟悉的面孔一样。

    我静静地站着,风卷起树叶,把它们带上半空,然后,又无情地将它们洒落
下来,归于泥土。已经是秋天了。

    他拔剑。他的剑法进步了很多,那个来自山村梦想着成功的青年如今真的成
了一名剑客了。但他胜不了我,哪怕我不用毒。江湖上很少有人知道唐门的剑法
比它的毒药更厉害。我可以杀死他,但我不会,永远不会。死在情人的剑下对我
来说也许是解脱,用你的剑刺穿我的咽喉,当鲜血喷涌出来的时候,唐门的主人
就会在这个世界消失,而不会有人知道,就在那面具的下面,有一双流着泪的眼。

    鲜血喷涌。然后,他倒下。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手上的剑,那把剑留在了他的
胸膛里。

    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这不是我设计的结局,我扑过去,抱着他,叫他
的名字,他的血和我的泪流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闪躲?我故意露了这个破绽,我知道你一定会看出来,
然后,我就准备去死,死在你的剑下。为什么你没有躲开?”

    他的脸色惨白,白得像那夜的野玫瑰。“我认得你的眼睛。叶儿是我的妻子,
我必须为她报仇,可是,我不能杀了你……因为在这世上我最爱的,是一个叫唐
小鱼的人。”

    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一个穿着白色衣裳,戴着白色面具的人,请告诉我,她
在哪里。因为我也在找她,为了一笔永远无法还清的债。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似是故人来 下一篇:剑本无名

优秀作品推荐

  • 鹿苑书剑

    鹿苑书剑

  • 剑气侠虹

    明永乐八年,两个孤独的孩子-----苏探晴和顾凌云相逢于一座荒山破庙之内.因缘际会中,他们救下了天下第一杀手杯承丈,却意外得知,杯承...

  • 武陵春

    武陵春

  • 玉露金风

    玉露金风

  • 吴钩霜雪明

    吴钩霜雪明

  • 白帝城

    白帝城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