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徐累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徐累更新时间:2013-03-24 18:26:10字数:10305

    堂堂世家子,窃得秘宝成神偷;赫赫小诸葛,无奈将把牢坐穿!
   
    南宫是南宫世家长系十五代单传的传人。当南宫哇哇大哭着降生,并且骄傲地露出他鲜红的小鸡鸡时,整个南宫家族都轰动了。长系的人因为后继有人,终于可以继续维护他们在南宫世家的统治地位兴奋不已。南宫才刚刚包裹好,就被送去他爷爷那里,请爷爷取个好听吉祥的名字。南宫的爷爷满脸通红,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就激动得一口痰卡住了喉咙,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再也没有醒来。南宫的父亲哀伤之余,觉得这未必不是天意,所以南宫的名字就只有姓没有名,他就叫南宫。
   
    南宫是整个南宫家族的焦点,但他一点也不幸福。他是南宫家族未来的掌门,大家都对他要求严格。从能走路开始,南宫就被各路英豪加紧训练着。他的第一双鞋是一双铁铸的虎头鞋,就连鞋垫也是铁打的,上面还铸有激情凸点,据说这是为了按摩他的穴位,为将来练闭穴的功夫打底。南宫从小就看图学说话,用的教科书都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籍。还有,因为南宫是十五代单传,将来要靠他来传宗接代,所以从三岁开始,南宫每天都要喝下用虎鞭鹿茸等熬制的药物,好打下坚实的基础。他还要阅读大量书籍,好做一个文武全才的江湖接班人。这样一来,南宫原本应该幸福的童年生活就被功课占得满满的。
   
    南宫在大家的精心培育下长到了十八岁。很抱歉,在许多方面,南宫实在没有天分,总是迷迷糊糊地一知半解,很让大家失望。其实他不是个傻孩子,只是大家把他当成了一个天才,教给他的东西太多了。南宫惟一杰出的就是轻功,这和他从小就穿铁鞋有关,脱下了那双渐渐加大加重的鞋,他跑得比楚留香还快。这对大家好歹是个安慰,当年楚香帅赖以成名的不也是一路轻功么?但没人料到,南宫自从十五岁看了一本三流小说之后,就立志做一个神偷。
   
    按照南宫世家的规矩,男子满了十八岁,就该出去闯荡江湖。南宫在十八岁将到的时候,兴奋得睡不着觉。他早就想离开这个郁闷无比的家,出去做一番他想要的大事业——成为天下第一神偷!
   
    但南宫对做贼一点经验也没有,他惟一一些做贼的知识就是从那本三流小说上学来的。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偷东西,还要偷得一举成名。他想啊想,终于想到了一个所在,那就是皇宫。
   
    南宫就这样去了皇宫。皇宫里守卫森严,但一点儿也难不倒他。他展开轻功,那些守卫连影子也看不到。南宫面对的最大难题是不知道哪里才有值得他一偷的东西。后来他索性在里面随处晃荡,幸运的是,并没有人看见他。他反而看到了很多人,一些因天气太热穿得很少的女人。他过了一把眼瘾,有点流连忘返。后来他想起自己是来做神偷的,这才把眼珠收回来。
   
    南宫晃过了几进院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发现了一间屋子。这屋子一点也不起眼,但南宫的眼光一闪,居然看到了屋子上面写着三个字:"宝贝房"。南宫大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房子居然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就开了。屋子里光线很暗,但这难不倒南宫暗夜里打香头练暗器久经锻炼的眼睛。他看到屋子里用绳子挂着许多小盒子,静静悬浮在空中。南宫欣喜若狂,这些盒子里就是他苦苦寻觅的宝贝呀!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装进麻袋就翻墙越脊地跑了出来。
   
    宝贝房失窃的事在第三天才被发现。消息一传出来,皇宫里大大小小的太监首先哭作了一团。按照规定,太监们的宝贝切下来后,都要放在宝贝房里,等他们死后和尸首一起火化,这样才算是死有全尸,可以在来世继续做一个男人。现在宝贝房的宝贝集体失窃,这意味着太监们全都没了美好的来世。宫中的首领大太监首先就不干了,他在皇上皇后面前老泪纵横:"老奴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了,可这个贼太狠了!他让老奴下辈子也不能做一个完整的人!皇宫这么守卫森严,那贼却可以来去自如,皇上皇后的安全还有丝毫保证吗?宫中的太监们现在人心惶惶,服侍起主子来,就会有不周到的地方。皇上,此事不可不理呀!"皇上听了大太监的哭诉,龙颜震怒,发誓一定要把这个胆大妄为的飞贼拿到,千刀万剐!一夜之间,南宫就成了天字第一号通缉犯。
   
    皇上圣旨一下,大家办起事来雷厉风行。问题是这个案件一点线索也没有,只好把所有的公差都集中起来想办法。有个经验丰富的捕头,本名已经不知道叫什么了,因为他主意特别多,人称"诸葛暗",意思是还没有发光的诸葛亮。诸葛暗也觉这个案子棘手,这个飞贼谁也没看见,发榜缉拿是不成的,要说从赃物上找线索,他偷的又是狗都不吃的"宝贝",此路也是不通。诸葛暗不愧为还没发光的诸葛亮,一想就想到了:"此人不是求利,必是求名。"既然如此,就给他一个"天下第一神偷"的名号,让他自己走出来;就算这人不出来,"天下第一"这四个字也不是好受用的,自然会有很多人去帮着把他找出来。
   
    南宫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天下第一神偷,他把宝贝背出去,找了个僻静地方,检查胜利果实。盒子里居然都是一团一团果实般的东西,实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南宫这下傻了,说是珠宝一类的实在不像,要说是大还丹、千年肉芝一类的稀世奇药,又有一股子和臭很相近的怪味。南宫琢磨了半天,实在想不出来这是个什么宝贝,就决定去撒一泡尿。这一撒尿,南宫就想到了一些什么,立刻恍然大悟了。他"呸呸"吐了几口唾沫,立刻冲到河里把手洗了一遍又一遍。洗完了手他沮丧地想:自己恐怕一点也不具备当一个神偷的素质。
   
    虽然偷了一堆没用的东西,但毕竟是第一次出手的战利品,南宫舍不得就这么扔掉。他早就物色好了一个山洞,准备把偷来的东西都藏在里面,等风声过去了,就拿出去救济贫民。现在这个目标无法达到,当他把战利品藏起来的时候,实在觉得晦气。他自我安慰道:每一个神偷都是从失败中成长起来的,自己没有失手被擒,就已经是最大的胜利了。
   
    南宫第二天在城门的告示上看到了自己的丰功伟绩惊讶地嘴都合不拢。"天下第一神偷"?南宫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为了验证这一点,他开始用力打自己的耳光。这一打证明了眼见的地事实,虽然用力过猛,嘴角流血,但他还是兴奋得难以自己。天下第一,这是多么高的荣誉!南宫世家这么多人,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有谁取得过这样的荣誉?全亏了自己独辟蹊径!宝贝房里的宝贝,果然是宝贝呀!
   
    "城门的告示边有个年轻人站在那里打自己的耳光,打完了之后就站在那里傻笑,我觉得是个神经病,头儿你说要不要把他抓来?"诸葛暗在告示旁边都安排了公差,他一听之下也觉得这是个神经病,但身为一个优秀的捕头,他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线索。诸葛暗沉吟一会,决定去看看。
   
    诸葛暗一见就看出南宫是武林中人,虽然看起来有点傻,但江湖之大,身怀绝技之人比比皆是,千万不能以貌取人。既然此人身怀武功,说不定和宝贝房失窃案有什么瓜葛。诸葛暗决定试试南宫,他出掌如风,向南宫肩头拍去,嘴里大声道:"猪头三,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南宫世家对南宫十几年的培育岂是白干的,他一听到风声不对,伏低身子蹿出去五丈远,回过头来疑惑地打量着诸葛暗。
   
    见到这手轻功,诸葛暗心里有了点底,他抱拳道:"兄弟身手如此不凡,实在让人佩服,恕在下眼拙,不知兄弟刚才用的轻功是?"南宫道:"是八步赶蝉。"诸葛暗惊讶一声:"这可是失传已久的神功秘技,想不到我今天有福大开眼界,我对兄弟佩服得五体投地,一起去喝一杯如何?"南宫第一回领略到崇拜者的满怀盛情,大是高兴,为了和这个出钱的冤大头套套近乎,他又"嗖"的一声蹿了回来,握着诸葛暗的手,热切地说:"大哥,我感觉和你一见如故,不如我们烧黄纸斩鸡头结拜成兄弟吧。"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在小说中看多了江湖豪杰意趣相投,结拜为兄弟的事,这时候为了两句马屁几杯酒,自然而然就冲口而出,回想起来着实有点懊悔。南宫脸上露出的一点懊悔表情,久经江湖的诸葛暗自然看在眼里,他心里想:我也不能让你看轻了,找个机会撇开南宫,找了个公差如此说了几句,那公差领命转身而去。
   
    两个人到了酒楼,称兄道弟喝得热烈,趁着酒酣耳热之际,诸葛暗道:"既然成了兄弟,做哥哥的也不隐瞒了,我在江湖上,做的是没本钱的买卖,不知兄弟是干什么的?"南宫喝得舌头有点大,脑袋也有些晕晕乎乎,舌尖一滑就滑出来了:"兄弟我做的买卖和哥哥差不多,不过我的志愿是成为天下第一神偷。""好!"诸葛暗一拍桌子,"有志气!男子汉大丈夫,宁为鸡头毋为牛后,要做就做天下第一。兄弟,做哥哥的今日听了你的话,真是茅塞顿开。我也决定了,五年之内要横扫天下一切同行,兄弟,我欣赏你!干杯!"诸葛暗老谋深算,几壶酒就把案子给灌破了,可俗话说"捉贼拿赃",不把那些宝贝找回来,这案子等于没破。诸葛暗又数次试探南宫,但南宫一想起自己偷的那些家伙,就觉得是奇耻大辱,死活不露一点口风。诸葛暗想既然找到了人,在他身上慢慢套,总会水落石出,也不急于一时。就拍出一张银票来,大吼一声:"买单。"南宫一见银票,眼珠子立刻不会转了。诸葛暗看在眼里,拍着他的肩膀安慰说:"兄弟,找钱还不容易,等会哥哥就带你去找点财路。"二人摇摇晃晃地出了酒楼,诸葛暗把南宫带到一条僻静的路上,嘱咐他藏在树后,道:"你等着看,等会来了冤大头,咱们的银子就来了。"南宫半信半疑。过得一会儿,果然来了个肥头大耳的人物。诸葛暗向南宫道:"此人一看就是个凯子,兄弟你瞧仔细了。"他从树后跳出来,大喝一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话没说完,来人立马跪下了,捧着一叠银票高举过头,道:"大王请笑纳。"诸葛暗接过银票塞进怀里,得意洋洋道:"看到了没,钱来得就这么容易。"南宫看得目瞪口呆,做第一神偷的信念开始动摇,如果钱来得就这么容易,他干嘛还要辛辛苦苦地去偷。诸葛暗又拍拍他的肩膀:"兄弟,抢劫其实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咱哥儿俩今后好好配合,你偷我抢,专门针对为富不仁之辈,花光他们的钱!"诸葛暗把抢到的钱揣在包里,又拉着南宫到酒馆里喝了一顿。直到日落西山,才摇摇晃晃地出门。诸葛暗醉眼蒙眬问:"兄弟,我们现在干什么去?"南宫对诸葛暗刚才露的那手佩服不已,想多见识几次,就提议说:"我们再去打劫吧。"诸葛暗一听打了个激灵,酒也醒了大半,这怎么行呢?他只安排了一个公差来送钱,再去抢岂不拆穿西洋镜了,就说:"这不行,我说过打劫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最重要的是盗亦有道。白天已经抢过了,怎么可以再抢?兄弟,现在轮到你露一手啦。"南宫一想,确实也该轮到自己了,但除了皇宫他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值得一偷。而那迷宫一样的皇宫,他一想起来就头大,于是问诸葛暗:"去哪里偷呢?"诸葛暗觉得自己身为一个捕头,不能教唆人入室盗窃,考虑了一会道:"鼓楼亭有个孙财主,很是可恶。咱们也不要偷他的钱,就教训教训他,把他床底下的夜壶偷出来,让他晚上撒尿找不着家什,憋死这老家伙!兄弟你看可好?"南宫心想自己一个天下第一神偷,居然去偷一把夜壶,这简直是莫大的侮辱。但江湖上义气为先,不去就太不给诸葛暗面子了。
   
    两个人到了孙财主家外墙根下,那墙高约五丈,全是用光溜溜的大青砖砌的。南宫向诸葛暗一拱手:"大哥,兄弟去了。"脚尖在墙壁上一搭,使出一路"梯云纵"轻功,几步就过了墙头。诸葛暗暗自赞叹,他忽然想起自己的任务,不禁发起愁来:南宫有这样的轻功,要把他缉拿可真不容易。他要是撒开脚丫子逃起来,官府上下有谁能追得上?
   
    诸葛暗暗自苦恼,一道人影从墙内"呼"的蹿了出来,定睛一看,正是南宫。诸葛暗迎上去喜道:"兄弟,这么快就得手了?"南宫面色苍白,凄苦道:"大哥,里面养了好几条大狗,我一害怕就逃出来了。"诸葛暗道:"说起对付狗,做哥哥的倒有几手。你等它扑过来的时候,千万沉住了气,只须将劲力运到指尖,在它鼻子上的'迎香穴'狠狠一弹,再凶猛的狗,也会瘫成一团。"南宫迟疑道:"狗身上的穴道兄弟没学过。"诸葛暗只好让南宫垂下一条绳子,将他拖了上去。
   
    两个人悄悄向着孙财主的住所掩近,果然遇见了几条大狗。狗们懒洋洋地趴着,看似漫不经心,但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耳朵立刻警觉地竖了起来。诸葛暗低声对南宫说:"兄弟,哥哥身法没你快,你蹿出去照着我的办法,一出手就能将它们收拾了。"南宫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死活不干。诸葛暗有些不快道:"兄弟,不是哥哥我说你,你这样子哪像个神偷呢?"南宫惭愧道:"实不相瞒,兄弟我只是看过一本《神偷李四》,依样画葫芦干过一票而已。"诸葛暗叹了一口气,道:"既然这样,哥哥我就义不容辞地偷一次给你看,让你知道怎么才算是一个合格的神偷!"诸葛暗虽然没有做神偷的经验,但他当了多年的捕头,和不少神偷打过交道,对他们的那些伎俩熟悉无比。他估量自己没有南宫那样的身法,思索一会儿,从地上拾起来几颗石子,随手几弹。几条狗连呜咽都没有发出半声,就栽倒了。解决了几条狗,这一番行程顺利无比。让南宫佩服的是诸葛暗只用眼角一扫,就找到了孙财主的卧房所在。南宫紧随在诸葛暗后面,问:"大哥,我们就这么进去,要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会不会长针眼啊?"诸葛暗皱了皱眉,道:"咱们就这么笨,不能在外面听清楚了再进去吗?"两个人潜到了窗下,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只听到远处传来悠悠的打更声。诸葛暗轻轻推开了窗户,悄声道:"兄弟,现在你进去,夜壶就在床底下,拿出来就行了。"南宫犹疑:"大哥你不是说显一次身手给我看吗?"诸葛暗有点懊悔自己为什么出了个偷夜壶的馊主意,没想到这个敢偷皇宫的神偷如此不中用,支吾道:"大哥的身手已经显过了,兄弟你光凭看是不行的,得亲自动手才能活学活用。去吧,光辉的前景在孙财主的床下等着你呢。"南宫还没傻到把一把夜壶当成光辉前景的程度,他想到自己第一次出手,偷了一批"宝贝",要是第二次再偷一把夜壶,自己这个天下第一未免也太过窝囊,就推托道:"兄弟确实不懂这个东西,要是惊动了对方,兄弟被抓了倒也没什么,只怕连累了大哥一世英名。"诸葛暗心想:为了破案,偷夜壶就偷夜壶吧。破了宝贝房失窃案,说不定皇上一高兴,就嘉奖自己一个"天下第一名捕"的封号。想到"天下第一名捕",诸葛暗心中一热,起身推开了窗。房里黑咕隆咚,但诸葛暗何等眼力,两眼扫过,房中情形已瞧了个清清楚楚。令他又惊又喜的是房中并没有人。诸葛暗一扯南宫:"兄弟,房里没人,咱们进去吧。"孙财主果然财大气粗,壁上悬挂的书画,架上摆设的古玩,无一不是价值千金之物。诸葛暗贼眼溜溜,就想顺手牵羊。南宫站在他身后,见他四处张望,就有些茫然无措,问:"现在怎么干?"诸葛暗闻言一凛,想起自己将来天下第一名捕的辉煌名声可不能被这些蝇头小利所累,于是感激地看了南宫一眼,一指床底道:"要找的东西就在那下面。"一掀床单,率先钻了进去。南宫随后跟进。床底下不比房里有光透入,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饶是两人目力异于常人,乍入床下,也是找不到目标所在。突然床底下大亮,诸葛暗唬了一跳,转身一看,原来是南宫晃亮了一个火折子。他急忙一口吹灭,道:"兄弟,这可千万亮不得,咱们做神偷的,就是要在暗处,你这火折子一亮,岂不是把咱们俩都暴露了?切记切记。"此时,他已见到夜壶所在,拿过来向南宫一塞,道:"揣在怀里,咱们快走。"南宫接过夜壶,突然惶急道:"大哥,不好,要有动静了。"诸葛暗心脏一跳,正要诧异地发问,突然"噗"的一声,在这寂静里无异一声巨响。诸葛暗随即闻到一阵异臭,几乎没给熏晕死过去,急忙运起龟息功屏住呼吸,缓缓开口道:"兄弟,你内息不调啊。"
   
    (南宫晃亮了一个火折子,诸葛暗急忙一口吹灭。)
   
    两人出得床底,诸葛暗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如何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他向南宫一摆手,示意他注意。南宫完全没领会到他的意思,手一指窗户,道:"大哥快走,天都亮了。"诸葛暗一看,窗外果然很是亮堂。他疑惑道:"奇怪,我们来的时候是二更,天怎么亮得这么快?"推窗一看,倒吸一口凉气,院子里悄无声息地站了数百庄丁,手执明晃晃的火把,照得四下亮如白昼。自己和南宫所处的屋子,已经被牢牢围定。诸葛暗猛力一拍南宫大腿,道:"该死!我们忘了把打昏的狗藏好。"外面的人见到他们现身,弓箭上弦,一齐指住了他们。一个人喊话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出来投降,要不我们就放箭了!"诸葛暗仰天长叹一声,惨然向南宫道:"兄弟,咱们栽啦。"深更半夜的,顺天府尹自然不会为了这两个小毛贼升堂审案。诸葛暗和南宫直接被投进了大牢。诸葛暗内疚地道:"兄弟,做哥哥的连累了你。"南宫诚挚无比地望向诸葛暗道:"大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这次失手只是一次小小的挫折。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失败乃成功之母。"诸葛暗由衷赞叹道:"兄弟你学问真好,既然咱们失风了,做哥哥的告诉你一点经验。有道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咱们得预先对好了口供,明儿到了顺天府衙门里,给他胡说八道一通,把他弄糊涂。做哥哥的再找点路子,咱们很快就可以出去了。"南宫听到很快可以出去,心中大定,问:"依大哥的,你看怎么说?"诸葛暗道:"首先咱不能说真名,我叫李忠,你就叫李信。咱兄弟二人无聊,出来散心。走到孙家墙外,听到里面有奇怪的声音,咱们好奇进去看看。这时候兄弟你尿急了,就打算借孙财主的夜壶一用,咱不能随地小便是不?你还没撒,咱们就被围住了。横竖咱们也只拿了一把夜壶。"南宫疑惑道:"顺天府尹他会相信吗?"诸葛暗哈哈一笑:"兄弟,咱们编得再好也没用啊,关键是得使银子。"南宫听了点头:"就依哥哥的。咱们今天折腾了一天,还没来得及结拜呢,我看这牢里清净,干脆就在这结拜了吧。"诸葛暗点头道:"这样咱们就真正是患难兄弟了。"诸葛暗和南宫如此结成了八拜之交,诸葛暗想:这样做哥哥的问你要那些狗都不吃的宝贝,你大概不好意思拒绝了吧。经过一番患难,他开始喜欢南宫这个毛头青年了,心想到时候找回宝贝就行了,随便找个惯犯交给上面,名和利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但如果这时候泄露底细,未免显得自己太过阴险,暂时还不能表明身份,得另外想个办法,让南宫自己把宝贝交出来,可当务之急,是要先出去。
   
    顺天府尹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了这桩案子,眼下是非常时期,对"飞贼"这两个字十分敏感,但一听到赃物只是一把夜壶,就生气了:"本官好歹也是天子脚下的府尹,一把夜壶的事也要本官来亲自过问,这不是侮辱我吗?把这两个人拖下去各打四十板,然后交给典狱官发落。"诸葛暗和南宫还没开始被审问,就先被打了一顿板子。好在两人都身怀内功,只要把丹田之气以四十五度角向上转移到臀部,那里就硬如钢铁,只是可惜了两条好绸缎裤子。打完了板子,典狱官就喝得醉醺醺地上堂审案了,拿着惊堂木往桌子上威风凛凛地一拍,喝道:"把犯人带上来!"诸葛暗首先被带上,虽然裤子被打得七零八落,但他还是凛然不惧,一副气宇轩昂的样子。典狱官赞道:"蛮帅嘛,贵姓?"诸葛暗道:"免贵姓李,叫李忠。"典狱官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喝道:"把另一个犯人带上来!"南宫就不像诸葛暗这么久经阵势,一见这场面,腿肚子就有点发软。典狱官一见就来气,喝道:"报上名来!"南宫一哆嗦就把诸葛暗和他对好的口供全给忘了,报起了真名:"叫南宫。"典狱官还是有点学问的,知道南宫是个复姓,问:"叫什么啊?"南宫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就有些支吾:"我爷爷一口气憋住了没上来……"典狱官听到这里不高兴了:"本官问你叫什么,你提你爷爷干吗?消遣我吗?拖下去打八十板!"诸葛暗站在一边惟恐南宫露了馅,见他被拖下去了反而松了口气。典狱官转向问他,面色就柔和了许多:"李犯,为什么到孙财主家偷东西啊?"诸葛暗说:"我没偷,只是借用了一下夜壶。"典狱官冷笑一声,扔过来一叠银票:"没偷?你糊弄本官哪,这从你身上搜出来的是什么?"诸葛暗一看银票,道:"可这是我自己的。""你娘的!"典狱官一拍桌子,"你当本官是猪头三哪,夜闯民宅,非奸即盗!给我拖下去打。"诸葛暗和南宫挨了两顿板子,就被判了盗窃罪,苦役三年。拖下来后诸葛暗愤愤不平道:"黑!真他娘的太黑了!哪有这么审案的?兄弟你放心,我就不信,老子闯荡了江湖一辈子,还能为一把夜壶栽了!"诸葛暗在牢房里大叫狱卒,狱卒过来了怒骂道:"鬼叫什么,想老子给你松松筋骨啊。"诸葛暗冷笑道:"凭你也想给我松筋骨,你去刑部衙门给我把王捕头叫来,我有话要说。"狱卒一见他气势,觉得此人有点来头,但还是硬撑道:"老子凭什么给你去叫?"诸葛暗双手作势:"这个自然不会麻烦兄弟白跑一趟。"狱卒见了他的手势,会意而去。诸葛暗安慰南宫道:"兄弟放心,王捕头虽然是六扇门中的人,但义气深重,他一来,必能救咱们出去。"南宫有点担忧:"大哥,要是他不来怎么办?"诸葛暗沉吟一会,道:"这个兄弟不用担心,他一定会来。"想了一想又道,"我怎么就没想到把银票藏起来,要不咱们早就能出去了。"天晚的时候,王捕头果然来了,他一见诸葛暗身陷牢笼,大惊道:"老……"诸葛暗一想千万不可泄露了身份,急忙向他大使眼色,王捕头急忙改口:"老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诸葛暗想:我要是把偷夜壶的事告诉他,他回去了还不得笑死我,我以后还能做人吗?只好干咳了咳,道:"我在这里办点事。"王捕头在心里赞道:老总真了不起,他一定是为了破那个案子,到这里来做卧底。老总这么竭尽心力,实在是我等的楷模,我一定要帮老总把伙食安排好,不能亏待了他。面露会意之色,道:"老哥,我明白了。"诸葛暗心想王捕头真聪明,微笑道:"知道了你就去吧。"王捕头去了之后,把狱卒叫到一边,递给他一张银票,道:"刚刚和我说话的那个犯人,每天要好酒好肉伺候着,不然小心你的饭碗!"王捕头交代了这话,就放心而去。狱卒把银票揣在怀里,愤愤不平地想:你是刑部的人又怎么样,到了这里就是老子最大!你给银子老子不会自己收了,伺候那两个贼厮鸟?我呸!
   
    王捕头一去之后,就杳无音讯。诸葛暗和南宫等待了半个月,简直度日如年。诸葛暗颓然向南宫叹道:"兄弟,看来哥哥我老了,不中用啦。"南宫看着诸葛暗的沮丧表情,安慰道:"大哥你不用着急,我看王捕头一定是在外面多方奔走营救我们。"诸葛暗叹道:"世态炎凉,我看是不成了。"南宫道:"大哥你不是说过,只要花银子,我们就能出去么?"诸葛暗眼睛一亮,说:"对啊,只要有了银子,就是关在天牢里,咱们也能出去。"南宫道:"我南宫世家有的是银子,只要托个信出去,我二叔就会带银子来。"诸葛暗激动地抱住了南宫:"兄弟,哥哥欠你一份大情啊。"南宫道:"兄弟之间不说这个。咱们出去之后,还要一起干一番大事业呢。"过了没多久,南宫的二叔南宫玄带着五万两银子,来营救自己的侄子。典狱官听到是南宫世家的来人,肃然起敬,恨不得把马屁拍穿了才是。南宫玄威风凛凛地拍出一张银票来,立刻使典狱官为之倾倒。南宫玄问:"听说我侄子在你这里?"典狱官一愣:"这是不可能的事,南宫家的少爷,怎么会到我们这种破地方来?"南宫玄淡淡一笑:"我这个侄子,性子非常好奇,说不定会借着什么由头来这里面看看。你这里最近有没有新的犯人?"典狱官吓了一跳,心想要是南宫少爷在自己这里受了罪,以后自己的日子可不怎么好过,于是道:"有是有两个犯人,但我觉得不可能是南宫少爷。最近轰动全国的皇宫失窃案你知道吧?"南宫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典狱官神秘兮兮地道:"根据情报,这两个犯人很有可能和皇宫失窃案有关,南宫老爷你得小心了,这可是要灭九族的呀。"南宫玄皱起了眉头,心里转了无数念头,他想:南宫这小王八蛋从小就傻里傻气,可别真的带来了灭族之祸,要死,他就自己一个人死去吧。起了这个念头,南宫玄突然想:南宫是长宗惟一的继承人,他要是不在了,这南宫世家的掌门之位还少得了自己儿子吗?南宫玄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来,他又掏出一张银票拍在桌上,道:"既然如此,想必不会是我侄子,我也不用去看了,这张银票你们就用来买点好酒好肉,让他们好好过几天吧。"诸葛暗和南宫望穿了秋水,也不见有人来。每天两个人都趴在牢房的铁栏上,痴痴地向外张望。这一天,伙食突然好了起来,居然有两只烧鸡,还有两瓶好酒。诸葛暗大喜,对南宫道:"兄弟,看来你家里来人了,正在外面想办法营救我们,这伙食就是明证。"南宫也是满怀高兴,激动地说:"大哥,咱们要是出去了,首先就真的去孙财主家干一票,把他那个夜壶偷了来,还要去把狱卒、典狱官、打咱们板子的那些人家里的夜壶全都偷了过来,憋死他们!"诸葛暗接着道:"不但要偷他们的夜壶,咱们连他们的马桶、手纸全都一古脑儿偷了,谁让他们得罪咱们!"但是伙食只好了一两天,又突然差了下去,依旧是长着绿毛的窝窝头。两个人盼呀盼,始终不见有人来救他们出去。王捕头想这案子果然棘手,连老总这么精明能干的人都查了这么久,自己千万不能去打搅他,以免走露了风声,干扰老总办案;至于南宫玄,正忙着为自己的儿子接任南宫世家掌门人营造声势,哪里还想得起南宫来。诸葛暗和南宫整天吃着这些长了绿毛的窝窝头,都便秘了,憋得满脸通红,全身是汗,就是拉不出来,肚子里胀鼓鼓的。这天狱卒又来送饭,诸葛暗一见又是生着绿毛的窝窝头,再也按捺不住,扑向了铁栏杆,紧紧地抓住摇着,喊道:"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们!我们也有人权!我们要吃人吃的东西,不要这些猪都不吃的伙食!"狱卒理也不理,转身就走,诸葛暗激动了,喊道:"我是京城第一名捕诸葛暗!"南宫见诸葛暗如此激动,也没去想诸葛暗什么时候成了捕头,也扑上去抓着栏杆,喊道:"我是天下第一神偷南宫!"两个人声嘶力竭地喊了一阵。狱卒提着个桶过来了,走到近前,"哗"的一桶尿泼到他们身上,恶狠狠地说:"老子是天下第一狱卒唐大牛!"、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杀人辽水上 下一篇:十里八乡刀如霜

优秀作品推荐

  • 白马啸西风

    《白马啸西风》是一部中篇武侠小说,著于1961年,作者是当代著名作家金庸,现收录在《金庸作品集》中。描写了哈萨克人和汉人之间的情仇...

  • 萍踪侠影录

    《萍踪侠影录》是梁羽生武侠小说的扛鼎之作,亦是梁羽生本人最满意的作品。小说以明代土木堡之变为背景,通过朱明王朝与张士诚后代的矛...

  • 多情剑客无情剑

    《多情剑客无情剑》又名《风云第一刀》,为古龙小说代表作之一,属于小李飞刀系列第一部分,本书的艺术成就很高,情节生动,环环相扣,...

  • 千门之门

    从《憨侠》到《侠之歪者》,再到对“智侠”的全新创造,方白羽的每一部武侠作品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从《千门公子》到《千门之门》,...

  • 千门之圣

    寇焱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颗白得刺眼的丹丸,笑眯眯地递到云襄面前:“你既然连死都不怕,想必也不怕服下老夫这失魂丹吧...

  • 破浪锥

    破浪锥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