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 导航

《无敌唤灵》读者互动

作者:黄鉴 | 全文阅读
背景:

字体:

作者:黄鉴更新时间:2013-03-24 18:54:45字数:7891

    天理是剑道,剑道如寒冰。
   
    人欲是杂念,杂念如炭火。
   
    要想成为了不起的侠客,就要经过这冰与火的考验。
   
    "阮宝贝,十一岁,天天搂着媳妇睡……"欢快的儿歌,响彻了水泊的半边天。歌声未歇,瘦小的阮宝贝便扑向一群半大小子和姑娘们。那伙人一哄而散,扑通通跳进水里。阮宝贝不急,不恼,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水中的人,很庄严地说:"少爷总有一天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姑娘一个个娶了,小子一个个血祭了。"浪花一涌,一位姑娘跃出水面,踏乱石,走沙滩,朝阮宝贝奔到。步疾,手快,还不等阮宝贝反应过来,已被掀倒在地。姑娘跳开,笑着,刮着脸:"阮宝贝羞羞羞,练武不成越发瘦,真把阮氏祖先脸皮丢。"一声悠悠长长的呼声穿云走风传来:"二少爷……"八百里水泊梁山,养人,小伙粗犷,姑娘清秀,一般的豪迈奔放,重义疏礼,姐妹们嘻嘻哈哈出了水,衣儿贴身,白胳膊,修长腿,朝远处喊:"金儿,快叫你男人回家,不然我们便抢了他。"来人便叫金儿,不过,不是阮宝贝的媳妇,而是归云山庄管家的女儿,平常,她牙尖嘴利,一定要奋力还击。可今天,她来得急,一条身影,粉红的腰裙,大红的鞋儿,风风火火便赶到,拖了阮宝贝便走。云里、风中又是一阵阵欢笑追来。阮宝贝不愿意走,只是力气小了一些,不由自主。金儿比阮宝贝长两岁,高挑,细腰,瓜子脸,已渐成女人之形。她走得快,说得快:"有人挑庄。" "你骗我。没马蹄声,没喊声。绿林响马不会来。" "真的。只有一个人,巴山泰虎。我爹要我带你走,去昆仑山……"那时她爹已负伤,叫她找阮宝贝逃走。
   
    原来二十年前,归云山庄庄主夫人林锐英生了大少爷后,就如同武功被废,再无能力生育。绝望之中,竟又在阮世英四十七岁得了宝贝,才取了这名字。可惜,二少爷身子单薄,生性活泼,今儿练风雷刀,明儿练莲花掌,阮家七样功夫,他竟一样也练不成,只想当一个高手。像父亲一样叱咤风云,做一条响当当的好汉。
   
    林锐英疼受幼子,水泊里,任他荡,任他疯,只盼他能长得好。十一岁,宝贝一如既往,仍是细胳膊田鸡子腿,却偏偏爱跟姑娘玩耍。
   
    阮宝贝捏着金儿的手,大声问:"我爹娘怎么啦?我大哥怎么啦?" "快走,不要管啦。"死缠着,死拉着,宝贝急了,猛一口咬在金儿手臂上。金儿哎哟一声大叫,又被宝贝头往胸上一撞,坐在地上。
   
    阮世英本就是梁山泊人氏,在昆仑山学成一身绝艺,带了师妹闯江湖,好大的名头,好大的气派。到后来,倦了,厌了,便又叶落归根,院子便称归云山庄。
   
    古柳,一抹山影。风一动,柳一摇,好似庄子和山影都在动弹。爽气,干净。可这时,庄内前厅,竟散发出阵阵血腥。
   
    刀剑交鸣,呼喝连声。宝贝站在门口,惊呆了,傻了。劲风荡起,将他拂退几步,噔噔噔,退到一位妇人身前,那妇人紧紧把他搂住。低声道:"二少爷,不能进去,老爷跟人约好了的,单打独斗。这时已经违了规矩。"庄丁倒下一片。三条人影,分不明、看不清,游走,奔纵,腾挪,跳跃。身形之间,裹着刀光,缠着剑花。嗤嗤之声,不绝于耳。院内树叶纷落,尘土飞扬,劲风扫在宝贝脸上,犹如刀割。
   
    宝贝哭了:"反正都违了规矩,大伙招人去呀。" "不行,老爷是英雄,割了脑袋碗大个疤。梁山后代的脸可不能给丢尽。"另一位妇女也开口说。
   
    宝贝认得出,黑影是父亲,红影是母亲。那白影定是泰虎了,身上有点点血花。白日里,附近的人都打鱼,下田。只有一些妇人围观。没有归云庄庄主的吩咐,她们谁也不敢去报讯召人,何况,连归云庄庄主夫妇都对付不了的人,谁还有这本事?徒死无益。阮世英绝不愿别人陪他送命。江湖汉子,自己的事,自己担。
   
    突然间,一声清啸,只见泰虎刀锋一掠,一切都静止了。虽然只有片刻,却让人感到经历了一世那么漫长。
   
    "泰虎,你有种,就杀了我。"宝贝终于把这句话喊出来了。阮世英-直觉得这个小儿子不争气,可惜他死了,没有听到宝贝这句慷慨的叫喊。就在泰虎刀光一掠之间,阮世英夫妇双双毙命,倒在地上。英雄的尸体跟常人一样,看起来很惨。
   
    泰虎缓缓走到。刀上,寒光闪闪,竟没有一丝血迹沾在上面。可见刀快,手法快。他身上溢出的险恶、阴寒之气,直逼过来,抓住宝贝的那位妇人,情不自禁松开手,宝贝抢出数步,奔上前去。
   
    所有的人都暗暗捏了一把汗。泰虎刷刷虚劈两刀,每一刀,都从宝贝的脸上划过,冷得人打颤。金儿已追踪而来,越过人群,挡在宝贝身前,尖声大喝:"他不会武功,你是天下第一高手,怎么可以向他下手?" "你不会武?"泰虎的眼睛死盯着阮宝贝,那目光也透出杀气。阮宝贝不由得后退两步:"不会,可是,我迟早会杀死你的。"泰虎哈哈大笑:"好,我等你。哈哈哈哈!阮世英,你号称中原第一高手,啊呸,你狗屁不是。你这秧鸡子一样的儿子,更不行。"众人只觉眼前一晃,泰虎已经消失无踪。狂笑之声,似乎还停在前厅大院之中。好快的身法。
   
    死尸遍地,横七竖八躺了一院。孤鸦绕树而呱。阮宝贝扑在金儿的怀里,呜呜大哭。哭声惊飞了乌鸦。金儿向众妇人行了礼,求她们收殓归云庄的尸首,扶起阮宝贝:"走,跟我去昆仑山。"
   
    餐着野风,饮着冷雨,顶着骄阳,冒着严寒,山一道,水一道地走着。从清晨,到夜晚。一日复一日。
   
    宝贝似乎在一夜之中,就长大变成了男人。如果没有金儿做伴,只怕早就野死他乡了。蒿作棺,蚁送葬,变成黄土一堆。因为有金儿,他挺住了,心里有了无数的念头,一路上,说给金儿听:"金儿姐,找到师祖,我要学好一身武功,成天下第一高手,杀泰虎,报仇。" "二少爷说得好,有志气。大丈夫恩怨分明,有仇必报。" "金儿姐,我报了仇,要娶你,报答你。" "好兄弟,我等你!"一路的寂寞,一路的险。阮宝贝此生决杀泰虎,一定娶金儿为妻。有了寄托,千万里的路,似乎变得很短很短。金儿这心思早有了,如今这个世上,就他们两人,相依为命,除了夫妇他们,还能成为什么呢?
   
    马死了,盘缠用尽,两人的衣衫已褴褛不堪。却有欢欣,他们快到了。茫茫昆仑,孤高耸天。云似乎便停泊在峰峦上,爬上去伸手可摘。阮宝贝会在金儿的脸上亲一口,金儿被太阳晒得微黑的脸,会红一下。
   
    宝贝指着那片云,说;"我摘朵云,给你戴在头上。" "嗯,姐姐喜欢。"可是。爬上一峰,那云仍是挂在又一座山尖上,而他们头顶上的云,可高了,远得望一眼,便被那白亮亮的太阳刺得眼发黑。
   
    "姐,天外有天,楼外有楼,泰虎不算高手,我才是。" "姐相信。"金儿已经把阮宝贝当成终身所依,她相信,这将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绿色,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住了,这个地方,只有-种色彩,白色。透骨刺肺的冷白。
   
    半年的风霜,已给了阮宝贝一副强健的体魄,他本是梁山后代,能吃苦。与金儿相依相偎,扶着帮着,终于找到了师祖。
   
    大厅上,暖暖的炉火,几位丫鬟扶着一位老态龙钟的妇人出来。环珮摇响,悦耳动听。阮宝贝大失所望。这样一位老太太,能有什么武功?壁炉熊熊,心却冰凉。
   
    龙婆婆拄着拐杖,勾着腰,慢吞吞地从下,抬起头,看了阮宝贝一眼。把拐杖往地下一顿:"阮世英没恒心,如果不动情欲,再跟我半年,岂会在泰虎手中丧命。"她眼里闪着精光,好像是提起徒弟来,她才稍稍有点精神。说不定,也是气愤,恨两名徒弟私结终身,离她而去。她被人簇拥着,可是显得极是孤独,一种说不出的寂寞和惆怅。
   
    阮宝贝是为报仇来学艺,不是来听唠叨。他一把拉住金儿:"我们走。"龙婆婆一阵干笑:"很好,让虎豹吃掉你,让冰雪冻死你。昆仑山,老身不敢欺它,你这小子竟敢妄为。"手一伸,没见她的脚移动,那条古木油黑的拐杖无声无息,在阮宝贝肩上一搭,一股巨力陡然传到。阮宝贝身体一软,双脚不由自主地打一个旋子,拐杖已把他身子转了过来,拐头一颤动,啵的一声,点在膻中穴。
   
    龙婆婆大喜:"好孙子,没习过武,胸中积郁之气不化。"杖头再一拨,转过阮宝贝的身体,"噗噗"两下,点在委中、委阳两穴。阮宝贝单膝着地,他张嘴欲呼,一件硬邦邦的东西,打中自己背心,刹那间,一道火灼般的热力透入命门穴。气一滞,脸憋得通红。须臾,万种念头转出来,最先是悔。不料,热劲过后,胸口犹如被重重一击,豁然明朗。气一缓,觉得心头清明。
   
    龙婆婆道;"所幸你父母都是练武之人,你骨质奇佳。我打通了你的督脉,一切便由此而起。记着,存天理,灭人欲。才能练出本门真正至高无上的功夫。" "什么叫天理,人欲?"阮宝贝已经感到龙婆婆的亲近。
   
    "道即天理,练剑,就要顺剑道。人欲,便是内心杂念。你说,你心里想着什么?" "杀泰虎,报血仇,成天下第一高手,娶了金儿姐姐做老婆。"这些,已在宝贝心中转了多遍,也在一路之上说了多次。两人说说,不在意,只有亲近。这时,当众说出,金儿毕竟年龄较长,懂事了,脸上羞红,锦团染血一样,紧紧低了头,芳心却喜。
   
    龙婆婆点着头:"成高手,男儿汉志向所在。娶妻之事,便属杂念。我教你碎冰剑,教你冰火功,这要童子之身才能练,才能练成。身一破,功力全失。冰火功一失,便无法使出碎冰剑石破天惊妙招来。别说成第一高手,便是要报仇,都不要再想了。"宝贝似懂非懂,但,报仇是人生第一大事,成为高手,也是人生第一等的理想。为这个,他跪下,拜了九拜,磕了九个响头。咚咚咚声响。每一个头,都把金儿的心磕得发痛,揪心一般地痛。难道宝贝真发誓不娶自己了吗?一颗心,有了些许惆怅。
   
    打通十二经络,打通七经八脉,很艰难。练剑,也很艰难。高手是用汗水浇灌出来的。
   
    风霜雪雨,花谢花开,春秋交替。金儿只有等待,只有在心痛之中等待着一个奇迹出现。她渐渐地知道,泰虎,本与龙婆婆是夫妻,但是两人势均力敌,认为不适合做夫妻。龙婆婆不愿意那泰虎比自己差一些,而泰虎发誓,宁愿孤独一世,也不跟龙婆婆在一起。
   
    丫鬟们无聊之际,也摆一些往事。金儿担心,万一宝贝也成了武痴,那这一世,就算完了。金儿要的是一位大丈夫,知情明义。既可报血恨深仇,也要陪伴她一世,恩恩爱爱,才算完整。
   
    好高的山峰,好近的天空。金儿天天想着宝贝,担心着。可是,龙婆婆要灭人欲,自然不许金儿去探望。相隔一壁,如隔高山大海一般。
   
    金儿还是偷偷去看了,慢慢地,她觉得仇恨在淡,没有以前那么强烈。在金儿心里,宝贝才是最紧要的,不管他是不是高手。一个低手也能搭上梯子翻过墙,有时,看见宝贝在一个巨大的磨盘上,打着拳,练着掌,风声飒飒。有时,又看见他在堆积的玄冰之上盘坐吐纳。金儿的气息因疼爱,而变得沉重了,便会有一声厉喝传来:"滚下去!"一闪身,金儿下了墙。想着宝贝受了这般的折磨,实在不值。难道,仇恨不能忘掉。难道非要成为大高手,才算有意义?金儿不以为然地啐了一口。
   
    终于,有一天,金儿再也忍不住了,翻下了墙。拿出一条手绢,给宝贝擦汗。熏过香,绣了花的手绢,有一股从金儿身上带来的芬芳。宝贝的头已有些晕,他定定地看着金儿,仿佛看一朵盛开的鲜花,心里扑腾腾地跳着。他伸手向金儿的脸上摸去:"姐,我真累。"宝贝没有被灭掉人欲,金儿好不欢喜。她搂着宝贝,爱怜地抚摸着:"咱不练了。回去。一间房,两亩地,能养咱。"龙婆婆咳嗽一声,像鬼魅来去一般的身子,晃一晃,便到了身前,杖头一颤,把金儿拨了一个跟斗。杖头再一微动,已点在宝贝的眉心上。
   
    金儿大声道:"龙婆婆,我要带宝贝走。他不能再学这种武功。" "要成为世间高手,就只有这样。任何成功,不可能不付出代价。"龙婆婆的头,再次转身阮宝贝:"你呢,是想跟她走,做夫妻,还是留下来,学成下山报仇?"阮宝贝犹豫了好一阵,看了看金儿那双汪汪盈泪的凤眼,看了看龙婆婆,咬了咬牙:"我要成为一代高手。不成亲。"龙婆婆嘿嘿干笑,身形一闪,拐杖在金儿腰间一缠,"呼"的一声,金儿高高挑挑一个身子,陡然飞出院墙,连叫也未叫出一声,便平平稳稳落在自己居住的小院之中。她很钦佩龙婆婆的武功,可是并不羡慕。她大声对着隔壁喊着:"你武功再高有什么用?能让泰虎陪着你吗?"她知道,龙婆婆刚才肯定是在试探宝贝,否则,以她的内力,早就察觉到金儿进院了。金儿嘤嘤地哭。周围花儿,树叶,都呜呜轻鸣。
   
    那个老太婆,像一个魔头。
   
    天地间,人长得快,老得快。一晃,当年瘦小体弱的阮宝贝,已成了一位身强体壮,英姿勃勃的少年。他的神情,冰一样的冷漠。眼里,所有的人都成了尸体。这是龙婆婆要求的境界。千尺冰川,坚硬如铁,便是烈焰,也难以融化。一套剑法,七十二招。最后这一招天崩地裂,威力奇大,世无匹敌。这一招,已经整整练了三年。
   
    龙婆婆说,真正杀人的武功,只有一招。其余都是花式,诱敌,或揣摸。如果功力深厚,完全用不着这些。对敌,便是在最恰当的时刻,准确使出最有效的那一招。因此,招招都可以成为绝招。
   
    这一天,水到渠成。体内,水火相济的冰火功游走全身百骸。气在丹田,传于带脉,运之于腰,使之于臂。与其说是一剑,不若说是千剑万剑。剑光四射,寒星飞溅。铁一般的冰川似乎都在颤抖。
   
    这一招劲风遍及身周方圆数丈之外,千年寒冰的碎屑,如暗器一般四射。龙婆婆见那层层劲力涌出,急忙掠身纵起,蹿向一处冰崖,可是还不能化解劲势,在半空中,连翻了三个跟斗。站定之后,离阮宝贝已有十丈之远。气血翻涌,赶紧长长呼一口气,深深一吸,面色平复。
   
    她欣然叫道:"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宝贝,人都有老时,一老,功夫也会老。人老了只有名气,没有功力。如果泰虎没活在这世上,那你,就可以称为天下第-。"也就是说,泰虎如果健在,仍是天下第一,还没有人能夺走这一称号。名重天下,这是阮宝贝历尽千辛万苦所追寻的。阮宝贝知道这一招天崩地裂已然成功,坐在寒冰之上,吐纳了半个时辰,起身,已不见了龙婆婆。
   
    宝贝回到自己房中。他是龙婆婆一生又一次希望,他的住处,十分华丽。有两名丫鬟专门侍候他。今天,却没有丫鬟,而是一个雪白身子,赤裸裸的金儿躺在床上。
   
    "当"的一声,剑掉在地上,顿时,口干舌燥,胸中犹如被封穴,被重击。天晕地转。
   
    金儿的眼睛能动,那眼里,淌出热望,闪动着渴求,传着海样深的情,天样厚的意,波光流转。宝贝的心,砰砰乱跳,气血翻翻腾腾,在他胸腹间,如野马一样乱撞着。他"嗷"的一声冲上前去。
   
    他抚摸着金儿赤裸的胸,光滑细腻;他亲吻着金儿微微张着的嘴,温软香甜。蜜一般的滋味,一下便透进了心肺。
   
    突然,他停住了,浑身颤栗起来。金儿不能说话,她被点了穴道,刚才,龙婆婆告诉她:"如果宝贝看重你,他就会要你;但是,我想宝贝看重天下第一的称号。所以,他一定会把握住自己,不会迷恋女色。我们打一个赌。"龙婆婆胜了,金儿眼里变成了空白,从空白之中,涌出一串串的泪,那是一种绝望。
   
    上山,虽然没有钱,没有足够的衣衫。可是,心里涌的尽是希望,温暖,甜蜜。今天下山了,宝贝整个变了一个样。他高大了,英俊了。可是,像冰雕出来一样,再也没有上山时那样的风光旖旎的情趣了。
   
    两人两骑,踏在西风古道。阮宝贝的眼睛一直高高地注视前方。那风,高高的,那云也是高高的。在金儿眼里,发现宝贝也高入云端,难以亲近。
   
    "你还会娶我吗?"金儿决定最后再问问,怀着一丝希望。
   
    "姐,我一生都拿你当姐吧。我不能娶你。"他的语气冷漠而坚决。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阮家断根绝种啦。"金儿生气了,可是宝贝还是没有看他。金儿非常后悔,当初,如果不转告那句话,该多好。可是,宝贝并不看他,眼里一下充满了无限的憧憬:"成为天下第一,就是光宗耀祖。" "我会等你,等你报了仇,再成亲。" "不。你不用等我了。"金儿暗骂一声,"该死的童子功,丧尽天良!"一打马,得得得得,响起一长串愤怒的蹄声,扬起漫天尘土。
   
    古道,变得迷迷茫茫。
   
    一人,一骑,一剑,在天地之间行着,闯着。宝贝成了浪子,一个孤高的浪子。野宿时,都腰板笔立。一路上,比武,挑战,生活充满了刺激,成功。他得到一路上的奉承,敬仰。他积累了丰富的临敌经验。
   
    从丝绸之路到西安,再南下汉中。下了战书,剑未出,仅一掌,便将那川陕大侠泰治打得肋骨寸断。众人都惊惧,泰治的长子怒道;"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杀手?"阮宝贝缓缓地向坐骑走去,头也不回:"因为他姓泰,跟泰虎一样?"大家都呆住了。天下姓泰的人太多了,能杀得完吗?有一位胆大的客人道:"泰虎,天下第一高手,你找他,只能送死。"阮宝贝缓缓地转过身,眼睛在那个客人脸上盯了片刻,一字一顿地说:"我,才是天下第一高手。"他没有怒,可是,已经有了一种威严。那人脸都变了色,双腿一软,竟跪在地上。事后,他告诉别人,阮宝贝身上那股寒气,就如利剑,无人能挡。
   
    巴山,有无数的山,无数的岭,无数的峰。然而要找到泰虎,太容易了。泰虎以为,天下没有一个人配他出手,所以再也不想行走江湖了。他告诉别人,不服的,便到凤凰岭来找他。
   
    石崖上,孤零零坐着一个人,天幕邈邈,千山万壑,他显得那么寂寥。
   
    泰虎,巴山泰虎,阮宝贝眼里喷出的是兴奋,好像仇恨潮水般地消退了。代之以起的,就是杀他,成功。"泰虎,受死吧。"太阳射在泰虎的脸上,神色恍惚。他抱着刀,看了看宝贝,突然一笑,问:"杀我?" "对,我就是专程来杀你的。" "杀我的人早死了。现在,谁都夸口要找我,可都害怕找到我。"泰虎还是那样高傲,自信。
   
    阮宝贝说起父母亲的名字,今天,要为他们报仇。可是泰虎已经完全记不清他父母是谁了。他是老了,可是,当他提起刀,刀尖斜指地上,挺拔而立时,那一股威风、神气,遍布了全身。
   
    天色为之一暗。阮宝贝最羡慕的,就是这种大高手的风范。不过,今天他将取泰虎而代之。缓缓地拔剑,谨慎地审视对手。
   
    一招,能杀掉他吗?阮宝贝没有多大把握。因此,他已预备了几招。进退,变幻,他都有了计划。而虚式之中,他将运用那招天崩地裂。这一招,就是留给泰虎的。他要泰虎死在这一招之下。
   
    两人对峙,泰虎久久未动,突然之间,腕动,刀一翻。阮宝贝便在这一刹那间,抢攻出第一招,这是虚式。泰虎门户大开,将刀高高举着,直迎阮宝贝。宝贝大惊:"难道他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他想变招,可是,反应再快,也来不及了,谁也不会把自己胸膛迎上别人的剑。
   
    "噗哧"一声,长剑如冰上滑过一样,透入了泰虎的胸膛,阮宝贝吓得连剑柄也松开了。泰虎大笑道:"谢谢!"像一座山一样,骤然倒下。
   
    "谢谢?" "对。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的日子,太孤单了……"这位名满武林的枭雄,最后说出来的竟是这样一句话。
   
    阮宝贝虚脱一般,坐在地上。在这一刹那,已万念俱灰。那么辛苦练出的剑,却轻而易举刺杀了仇人,太简单,太没有料想的那种激烈和刺激了。天下第一高手,竟是求死。突然之间,阮宝贝大叫一声,从地上跃起。
   
    阮宝贝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梁山。金儿还是那花一样的美丽,眼里一下燃起了火。
   
    "你知道我会等你?" "你说过。你要等我明白过来。" "你明白了?" "他是故意撞在剑上的。"金儿俏脸一扬,像绽放出遍地的鲜花一般:"为什么?难道他不可以自杀?难道,他故意让你成为第一高手,也去品尝那样的寂寞孤单?"阮宝贝嘿嘿一笑:"他当然不会这么蠢。他是英雄,死,也要死在敌人手上。所以,他说谢谢我。"他也不蠢,就在泰虎说到没有朋友时,宝贝一下想到了金儿,心里顿时变得暖烘烘的。没有武功,也许并不可怕,没有朋友,亲人,甚至连敌人都没有了,那才叫真正的可怕。
   
    金儿想,看来还是龙婆婆输了。她或许懂武功,却不懂得人。金儿紧紧地把宝贝搂在怀里,两滴泪落在宝贝脸上,也许不止两滴。
   

    (责任编辑 郑保纯)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四大名捕斗财神 下一篇:

优秀作品推荐

  • 莫愁儿女

    莫愁儿女

  • 江湖三女侠

    《江湖三女侠》为武侠小说大师梁羽生所著的武侠小说,讲述了清朝初年以吕四娘、冯瑛、冯琳组成的江湖三女侠的传奇经历。

  • 广陵剑

    《广陵剑》是梁羽生所著武侠小说作品,讲述了张丹枫的关门弟子陈石星与云重的孙女云瑚的感情和江湖故事。

  • 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是新派武侠大师古龙先生创作巅峰期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是先有剧本后有小说的一部武林奇书。台湾武侠小说评论家叶洪生甚至...

  • 火并萧十一郎

    《火并萧十一郎》是古龙先生1973年的武侠小说作品。讲述了萧十一郎、风四娘、杨开泰三人之间的感情纠结。

  • 楚留香系列

    《楚留香传奇》为著名武侠小说家古龙创作,为古龙代表作品,共分为《血海飘香》、《大沙漠》、《画眉鸟》、《鬼恋侠情》、《蝙蝠传奇》...

  • 赞助商广告: